墨香书苑 > 言情小说 > 你听得见 > 第11章 暖贴 第(1/1)分页

第11章 暖贴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下一秒一条新消息发过来:

    【补语文。www.boyishuwu.com】

    屏幕再次亮了起来,他慢悠悠添了句:

    【作文。】

    这话确实一点儿都不假,班盛的成绩单哪哪都漂亮,就是语文成绩不太好,被刘希平在课堂上点名说他作文离题太严重,还让他下课好好去请教林微夏是怎么写出近乎满分的作文了。

    林微夏敲字询问,下意识地拉起防线:【只这样?】

    她等了好一会儿,对方没在发消息过来,林微夏正要熄灭屏幕时,他发来了信息。

    ban:【嗯】

    林微夏依然坚持为宁朝补英语,本以为他多少会有点儿进步,结果却让人哭笑不得。张老师走进教室上英语课时,报学号让学生站起来回答问题。

    “36号!”

    宁朝打了个哈欠懒懒散散站起来,英语老师看见是他挑了个眉,说道:“宁朝,听说你最近在补习,你随便背个好句来让大家检测一下你的学习成果。”

    “hi kang kang ,how are you?”

    “i’m fihank you.”

    宁朝脱口而出这一段话,惹得全班哄堂大笑,就连板着脸正在喝水的英语老师都忍不住呛了一下。

    班上的气氛骤然放松,宁朝睡眼惺忪地看过去,从初中到现在他听到最多的就是这两句英语还有错吗?

    宁朝看见前排冷了好几天脸且坐得笔直的柳思嘉,这会儿脸上崩不住笑意,红唇微扬,原本扎着的头发有几缕落在耳侧,明艳又漂亮。

    宁朝看着恍了一下神。

    周末如期来临,林微夏早上起床给一家人做完早餐没多久就发现来了大姨妈。她生理期一向不好过,换好姨妈垫后,强忍着不适打扫完家里后便躺在床上休息。

    林微夏盖着被子没一会儿就出了一层汗,没过多久,她开始腹痛,时间越久腹部像有什么在绞着一样,痛得她整个人不由得蜷缩起来。

    林微夏生理期一来,整个人就跟垮了一样。最严重的一次,她强忍着痛意请好假,最后却晕倒在校门口旁边的自行车旁,被人发现后送去医院吊水才有所好转。

    和班盛约好去他家是下午,可现在……想到这,林微夏睫毛动了动,费力地从抽屉里拿出手机,编辑信息发给班盛:

    【不好意思,今天生理期不舒服,应该去不了了。】

    发出去后,林微夏也不管有没有回复,一股脑熄灭了手机屏幕。林微夏拉着被子转了个身,闭上眼,肚子却痛得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十一点,客厅里固定电话响了,林微夏累得不想动弹,费力地扯开嗓子喊他人:

    “高航,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斜对面传来高航在房间里开麦咆哮的声音:“服了,你在用脚打游戏吗?这么菜就不要拖队友下水。”

    “傻逼,看我不打得你回家做五三。”

    高航把键盘敲得震天响,房间里充满了他咆哮的声音。林微夏叹了一口气,掀开被子慢慢下床,走到客厅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夏夏啊,中午我有事不回来,记得给航仔做饭啊。”姑妈在电话说道。

    林微夏捂着肚子坐在沙发下,犹豫了一下开口:“姑妈,我有点不舒服,能不能点——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这个月的水电我交了,唉,家里多了一个人吃饭就是不同,都怪你姑父……”姑妈那边背景音嘈杂,似乎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姑父一直在外跑长途货车,很少回家,最近是跑运输淡季,他便闲在家平时去姑妈的水果店里帮忙。

    “点外卖”三个字卡在喉咙里,林微夏又咽了回去,挤出一抹笑:“好的,姑妈。”

    林微夏坐在沙发前发怔,看到茶几上有一张浸了油渍的宣传单,是早上高航吃面嫌烫,姑妈随手拿来给他垫着用的。水油模糊了上面的字迹,隐隐可见“大提琴社招新”字样。

    林微夏弯腰抽出那张纸,把它扔进了垃圾桶里,传单被垃圾掩盖彻底不见。她走到冰箱面前,看看还有什么食材。

    冷气扑过来,林微夏痛得手撑着冰箱门,唇色惨白,看了一眼冰箱,还有一块瘦肉和一些蔬菜。

    这时高航趿拉着拖鞋从房间里出来,他挠了挠头:“姐,别做饭了,吃泡面呗。”

    高航除了打游戏的时候脑子上头,其他时候又像个小大人懂得体贴人。林微夏淡淡笑了一下,岔开话题:“你觉得我会给你吃垃圾食品的借口吗?”

    林微夏关上冰箱,走向厨房,开始淘米煲饭。她拧开水龙头,自来水冲进盛米器里,刚好准备洗干净米的时候,一旁的手机发出呜呜呜的震动声。

    屏幕上闪着一个陌生的号码,她点了接听,声音很小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电话那边传来低低淡淡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吗?”

    听筒传来反复咔嚓的打火机声音,班盛语气悠闲,在等她的回答。林微夏不知道他还是来找碴还是来干嘛的,她很疲惫心情持续低落,痛得又冷汗涔涔实在没心情同他周旋,语气僵硬道:

    “做饭。没什么事我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那边有任何回复,林微夏迅速切断电话,之后她喊高航把她的手机拿出去。

    林微夏淘干净米煲好饭后,困意和痛感一并袭来,她回了房间里打算休息一会儿再起来做饭。

    睡梦中,林微夏隐隐听见高航在客厅里重复道:“不是,我这儿是十六巷七号,你进来直走,左拐三个巷后再右拐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,我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林微夏睡了一小会儿被高航喊醒,他让她出来吃饭。林微夏头脑昏沉地走出去,发现桌子上摆满了精致的饭菜,香气四溢,旁边堆着“云上坊”字样的便当盒。

    “这些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刚才你的手机在响,是外卖员的电话,他找不到地方我就下去拿了。”高航声音愉悦。

    “然后你猜怎么着?我在楼下碰见了一个帅哥,说是你同学,让我盯着你把这粥喝了。”高航指了指旁边一份保温桶里的粥,旁边还有一盒缓解痛经的暖热贴。

    拧开盖子一开,是一份缓解生理疼的五红粥,热气扑到面前。林微夏把盖子扣上,走向客厅的方向。

    高航还在身后不停地感叹:“听说这家餐厅是会员制不对外开放的,我同学他们之前就很想去这家吃饭但一直约不上,不行我得拍个照炫耀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那个同学对你挺好啊。你现在不用做饭了。”

    林微夏找到手机后,回房关上门,从通话记录里找到那个号码拨了回去,电话拨了没多久就接通了。

    两边谁都没有说话,只有静静的电流声。

    “谢谢,多少钱我——”林微夏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粥喝了没有?”班盛忽然打断她。

    林微夏觉得莫名,还是接话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去把它喝了,”班盛开口,语气顿了顿,“还有暖热贴也贴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点的外卖,我不能平白——”林微夏坚持想要和他分清这些。

    班盛换了个手接电话,站在路口拦了辆车坐进去,说道:

    “把我号码存上。”

    说他是利己主义一点儿也不为过,精准付出,然后认领回报,让她心甘情愿地存上自己的号码,一点也让自己不吃亏。

    林微夏背靠在门边上,屈起手指敲了敲墙,语气犹豫:“要不……下午我帮你线上阅改作文吧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传来“唰”的一声汽车飞驰而过的声音,班盛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喊她名字,声音低沉又好听:

    “林微夏。”

    心尖颤了颤,似有电流而过,林微夏下意识地屏住呼吸,听见班盛轻笑一声,语气玩味又带着强势:

    “你欠我一天,该我的跑不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