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仙侠小说 > 恃靓行凶 > 第11章 第 11 章 第(1/1)分页

第11章 第 11 章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借程皇兄一句话,你爷爷的奶奶的爷爷的,能不能像竹筒倒菜子!”

    李世民望着这两个老伙计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房玄龄咧着嘴一笑,冲李世民道: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怕皇上打板子嘛,这把老骨头可承受不起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管说,朕也不追究,总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为了求才,算是面子卖尽。

    “眼下我们要解决的事,可不只有水利这一块。

    好多事情谋而未决,刚好可以听听侯爷的意见。

    他可是有独到的眼光和见解的。

    他不是认你做爹么?

    那这个爹来了京都,给他谋了个村候。

    这时回去看看,也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若能与他详谈,就能摸到其到底心里想啥了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说罢,李世民哈哈大笑道:

    “果然是属狐狸的,可朕也不能说我就是皇帝,是前来询问治国意见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容易,不是有个当大官的孙先生嘛,他去问,就再正常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狡黠地望着长孙无忌一笑,长孙无忌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君臣一唱一和,可算是把自己带进去。

    以后,这个跑长安县的事,那怕是落到自己身上了。

    哎!

    一把老骨头,难免又要奔波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哈哈大笑道:

    “好,玄龄和辅机陪我跑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还是天明再去吧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动身,回来是大晚上了,不安全呀。”

    众臣皆劝。

    可是李世民坚决要立马起程,长叹道: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呀,这想到百姓们流离失所,犹如煎煮朕心,让朕是寝食难安呀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长孙无忌和房玄龄还能说啥?

    只好让张士贵准备护送和接应的。

    宁轩阁这边。

    自从接到这原身的爹的信,说是要回,李文便撤了自己的试验场。

    连铁匠铺都撤了,他怕这些惊世骇俗的事物,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这爹一回,把他全盘的计划扰乱了。

    这传旨的太监一走,庄里的事,有福伯在管。

    李文便变得也无所事事。

    练了一阵子枪,看了一会书,那也无聊得紧。

    这大唐朝的,一没有手机,二没有电脑。

    哎,多说都是泪。

    拿起钓竿便去院前垂钓。

    断流跑了进来,望着李文大叫道:

    “少爷,你咋还有闲情钓鱼,前边都快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文眉毛一扬,问道:

    “有话慢慢说,咋回事?”

    “快去看看吧,福伯快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断流一招手,里面的小丫头送来他和李文的武器,他接过武器又说道:

    “五里寨王林家的管家,带了一百多号人过来,把福伯和县里分地的官员围在里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操!还敢抗旨不成?”

    李文转过头来,白了断流一眼,皱眉问道: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干嘛?去杀人?把武器放回去!”

    说到王家的凶残,李文是早有耳闻。

    担心福伯吃亏,连忙起身。

    “哎,就经营宁轩阁一个小庄多好呀,免了多少世俗事。

    无奈树欲静,而风不止!”

    李文一声暗叹,小跑着奔向田间。

    “打死他!”

    “揍这个杂毛!”

    “敢动我们太原王氏的地,兄弟们给我乱刀砍死,要进大牢我担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现场乱得一逼,王管家带着一帮人,不是扬着锄头,就是舞着铲子。

    仗着人多势众,一个个的凶神恶煞的,大叫着打呀杀呀!

    “真要是敢打敢杀,何必叫那么凶呢?”

    李文微笑着,跨过一条水沟,向众人走去。

    “卧糟!

    封了个鸟侯,了不起呀?

    你过来,看看我王五敢不敢。

    谁给你的勇气,敢动我的地,小样!”

    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一身腱子肉,提着锄头跃身下了田墈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众人,舍了福伯,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王兄,既然能带头,那本侯爷就问问,你做得了主么?”

    李文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五仰天大笑,笑罢一杵手中的锄头励声喝道:

    “本侯爷?

    才得个封赏,就拿来装大尾巴狼了?

    用来欺压百姓了?

    我做不得主,可这锄头作得了主!”

    “打死他!”

    “一锄头挖了他!”

    “这个鸟人,前来强夺我们王家的财产,干死他个鸟人!”

    王家众人把注意力集中在李文身上。

    福伯趁这空档,带了两个人,挤了进来。

    李文对福伯说道:“告诉李庄所有的人,全部撤回去,不跟他们吵。”

    “李家的孬种要跑了,大家打呀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,一声高叫。

    “打呀!”

    “扑死他个麻怪!”

    王家众人挥舞着手中的农具,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五离李文很近,又是横行惯了的,哪管你这么多?

    一锄头便照李文头上挖下来。

    李文一闪身让过。

    断流随手就是一砖头,正好拍在王五手腕上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王五吃痛!

    锄头一滑,竟铲向自己脚上。

    这庄稼汉子本来就力大,这脚可是肉生的,岂能比锄头硬?

    断流踏洪门,进中宫,对准其脑袋就是一砖头。

    王五应声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断流一脚踩在其咽喉,大喝道:“不想这个王-八死的,统统住手!”

    王家众人以为,李家人少,定是不敢还手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这一幕……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愣,纷纷后退。

    此时,一个管家式样的人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皮笑肉不笑地问道:“侯爷,你要咋的?”

    “抗旨也好,围攻侯爷也罢,罪都不轻。

    他们都有儿有女,你们各自投官去吧!

    切莫让太原王家,为你们的愚蠢买单!”

    李文没想拿这班农民兄弟怎么样,实话实说道。

    县户房典吏陈清站了出来,朝李文拱了拱手,对王管家道:

    “王林虽然是本县县丞。

    可侯爷是圣上封的,地是圣上赏的。

    围攻侯爷和抗旨的后果,不知道你想过没有。

    各位别记吃不记打,这可是有前车之鉴的,布县令人还在刑部大牢里。”

    莫非这侯爷是真的?

    还真有圣旨?

    老爷不是说,这是他们在造谣,目的是为了强占自家的地么?

    王管家突然感到了些什么……

    杵在那里,浑身发抖!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大笑声从李文后方传来,来人狂言道:

    “莫说是一个小小的村侯,就算是王爷来了。

    想打我就打,想杀我就杀了。

    咋的,不服气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