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仙侠小说 > 恃靓行凶 > 第48章 第 48 章 第(1/1)分页

第48章 第 48 章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林霜以前喊他周老师, 后来改口叫周正,现在又变成了周老师。

    声音甜腻又破碎。

    周不肯听,更不让她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, 想法设法堵她的唇。

    她有时候就有那么点坏心思, 又爱煽风点火,又不肯千依百顺, 更想碰碰他的禁忌线在哪里,摸着他滚烫的耳朵,眼睛春色荡漾。

    “好喜欢周老师的体罚.......教鞭........唔........”

    职业道德至高无上, 他一向严肃正经,她偏偏要来搅混水, 周正整个人都不对劲,眼睛都红了,太阳穴突突的跳, 最后把一场水到渠成的和风细雨疯成了野火燎原。

    樱唇吻不住,她总有法子溢出些心惊肉跳的字词, 周正腾出一只手堵着她的嘴,脱了他的桎梏, 她滑溜溜的像条美人蛇,没了尖牙利齿还有玲珑手段, 一圈一圈缠得人透不过气来, 勾得他像张即将绷断的弓, 千钧一发, 最后离弦千里, 入骨溅血。

    好些天了, 她正儿八经那么久, 原来是一股脑攒着, 攒着来逗弄他,看他失控羞耻,把白天正经的模样捣了个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按周正的个性,这样稳妥冷静的人,应该谈细水长流的恋爱,按部就班的生活,床上温和,床□□贴,哪里会有这样诡异的进度,跳跃的、疯狂的,完全超出控制的生活和自我。

    周正把她和弄脏的床单一起裹起来,缠成个蚕茧,抱到椅子上等,换完床单转头一看,她趴在书桌上,安安静静一页页翻他的书,那些公式图形推算她都不懂,偏偏看得很认真,桌上还搁着他做题的A4纸,她捏着圆珠笔画画:“一个丁老头,欠我两颗蛋,我说三天还,他说四天还........”

    “以前我的随堂笔记,只要是空白的地方,贴纸画画,做的比板报还漂亮。”林霜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他看着他的解题纸变成了儿童简笔画涂鸦,偏偏那涂鸦还十分好看,心里柔软,揉揉她凌乱的发,把她抱到床上去睡,她枕在他肩上,狡黠笑问: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周正板脸:“不喜欢,以后不许这样。”

    林霜吃吃笑起来,满脸得意:“哎,我可找到某人的软肋了。”

    周正脸红,脑子都麻了,羞耻度爆表,连回想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次折腾了太久,林霜早累了,也懒得回自己房间,在他怀里打了哈欠,摆好姿势睡觉。

    她素颜的时候,虽然也是白肤红唇,长睫黑眉,但颜色没那么秾艳,五官也显得温柔些,干净又简单,

    周正摸摸她的脸颊,将人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这一次恋爱,和上一次稍微有点区别,更像是过平淡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一个学期,周正每周六天十七节课,三个半晚自习,不像以前那么忙。

    有晚自习的那天,周正基本早出晚归,一天都泡在学校,除了正常教学的外,他还有数学竞赛班,自己还有线上教学培训,真的不算闲。

    没有晚自习的时候,时间会宽裕点,林霜会把奶茶店扔给娜娜和Kevin,等他处理完学校的事情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两人很少再出门约会吃饭,不再热衷外面的餐厅,一来北泉就那么点地方,吃喝玩乐范围不足,林霜已经腻了固定几家餐厅的菜式和这种约会模式,二来两人把更多的时间都留在了家里。

    买房的时候,周正挑了个力所能及内最大的户型,付完首付后,他身上所剩无几,房子是现房,上个月已经过户交房,好在教师公积金补贴足够,还贷无压力,装修钱慢慢赚就是了。

    暑假的三个月他在大勋那接了点私活,大概赚了三万多点,不过和林霜的失而复得,攒钱节奏又慢下来,他交完给林霜的房租后,把身上剩下钱的都放在了共同账户里。

    经济问题是一个现实问题,周正躲不过,只能坦然面对,可就是因为拥有的太少,所以付出应该更慷慨些。

    两人开了一个共同账户,主要应对日常开支,金额明确,账单清晰,林霜知道他手头没什么钱,也知道这大概是他目前所有的积蓄。

    从那天周正教育她铺张浪费后,她也有意识的减少了购物的频率,买东西更多的是一种消遣和释放,现在这时候,没必要再把精力洒在购物欲上。

    两人回家后,一起去喷泉广场的商超买菜做晚饭,有周正在,林霜的生活质量有了提升,至少一日三餐十分丰盛,一应家务免于动手。

    买完菜,林霜去苗彩店里晃了圈,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苗彩见了这两个人,也是乐不可支,这结果不奇怪,林霜摔伤胳膊那时候就有苗头,旧情复燃是十之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恭喜两位,和谐社会已经达成了啊。”

    周正有些懵,林霜倒是知道这个典故,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购物袋露出郁郁葱葱的蔬菜,苗彩哎哟一声:“你们这是回家做饭去?”

    “周老师今天有空做晚餐。”林霜邀请她,“待会要不要来我家吃晚饭?”

    “不打搅你们的两人世界。”苗彩不想当电灯泡,不过也同步发出邀请,“改天啊,大家一起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 都在喷泉广场附近,约饭是件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人手牵着手回家去,苗彩看见两人的背影,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天还没黑,砂锅里炖黄豆猪蹄汤,厨房飘着肉汤的香气。

    其他炒菜的配菜已经切好装在盘子里,就等着林霜肚子饿开始做饭,他搬电脑坐在厨房外面,一边守着灶台上的汤,一边干着手里的活。

    林霜窝在懒人沙发里看偶像剧,广告时间出来拿水果,看见周正的电脑屏幕,问他:“又接了私活?”

    “今年时间空,一直有接。”

    不当班主任的原因也在这儿,白天可以腾出点时间出来忙别的,至少不用半夜熬夜开电脑做数据。

    “难不难?”林霜看着密密麻麻的电脑屏幕问他。

    “不难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数据分析,一周一个case,一两千块钱的收入,不用耗费太大的精力和专注力,正适合这种守在厨房外面的零碎化时间。

    他真的有很努力的生活,家庭和生活的一切责任都抗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林霜往他嘴里塞了颗葡萄,亲了亲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她偶尔也想对他好一点,用心的那种。

    撇开身体的交换,彼此时间的付出和物质上的共享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她也没想出怎么对他个好法来,最后灵机一动,拍拍他的肩膀:“要不要跟我去美容院,我请你去做保养啊。”

    周正从电脑里抬头看她,神色微妙。

    已经嫌弃起他不保养了吗?

    “美容院里有推出一个针对男顾客的项目,叫什么......脑部安神储能养疗SPA,最适合你这样用脑过度的群体哦,你这样光用脑不保养,以后脱发秃头多难看啊。”

    他抓抓自己的头发,眼神奇奇怪怪的:“我家不秃头,这项家族基因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林霜的手指也插进他的头发里,发量很多,发质又粗又硬又黑,滴汗的时候格外性感,揉了一把:“真不秃吗?那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难以想象自己挽着个秃头大叔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那应该是很多年之后的事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