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仙侠小说 > 恃靓行凶 > 第4章 第 4 章 第(1/1)分页

第4章 第 4 章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李世民一肚子的火,却还做不得声。

    总不能说,老子这是在微服私访,回去就要他好看吧。

    见李文一脸堆笑,悠哉游哉地望着窗外。

    李世民以为他是幸灾乐祸,没好气地怼道:

    “小郎,你笑啥?”

    “我不来,你们一个个的鼓吹着吏治清平,大呼着?朗乾坤。

    还指望着借这点破事封侯拜相。

    说了现实很骨感,就是不信,这回给兑现了,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李文淡淡地笑着,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“哇!”房玄龄一口鲜血,直涌心嗯喉,只差没吐出来。

    张士贵瞪着灯笼似的两个眼睛,恶狠狠地盯着李文。

    李世民气得连吞几口气,紧攥拳头大骂道:

    “此贼不死,天地难容。”

    若是早把这些措施推广。

    各地修有防汛抗旱的水塘、水库、水渠、河道等措施。

    让多少灾民避免流离失所。

    这个小小的县令,竟然尸位素餐,乱我大唐朝纲。

    可恨!可恨!

    李世民是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房玄龄见他怒不可遏,连忙劝慰道:

    “老爷,消消气,此事还得从长计议!”

    天子之怒,血流千里!

    若是让皇上以此为由,全面清理吏治,多少人得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杀尽贪枉之徒固然好,可大唐还有多少官员可用呢?

    没有官员可用,那还谈什么治理。

    房玄龄想到这,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李文望着他们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,不以为然地笑道:

    “去!淡吃萝卜咸操心!”

    李世民调整着自己的呼吸,一盏茶久才说道:

    “小郎,这话就不对了,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。”

    “匹夫有责?上天安排你回来,是来逗我的?”

    李文嘴角挂着一丝冷嘲的笑意说着,回过头,又盯着李世民道:

    “若不是我反应及时,我们三人现在还能坐在马车上争这个?

    只怕是拖着断腿在大牢里,等着这位张义士来劫狱。

    劫狱成功,我们就上山落草。

    劫狱失败,就该喂野狗了。

    你跟我说匹夫有责?

    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

    李二还不一定改变得了天下局势,就凭我们这几个哈利油(卡宝)?

    都几十岁的人了,就不成熟那么一点点?”

    李文一通犀利的训话,让李世民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训皇帝?

    这小子如此大逆不道,皇上却是逆来顺受的,这是咋的了?

    张士贵看不懂,更受不了,大怒道:

    “小子,人家再怎么说是你父亲,你这态度,是欠修理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谁呀?这主人说话,有你插嘴的份?再乱吠,请你下车!”

    “吁!”

    车把式断流稳稳当当地将车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骂老子是狗?

    张士贵盯着李文,两个眼珠子都快出来纳凉了。

    “真有本事,去当绿林好汉,杀尽天下贪官,留个英雄之名!

    别像只土狗似的,只知道在家里吠!

    不愿听,滚下去!”

    李文白了张士贵一眼,望着他那欲食人而后快的样儿。

    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,回头望着李世民道:

    “行要好伴,坐要好凳,你看你带的是啥玩意儿?

    迟早有一天,你会把小命玩完,只是可惜了我花心血建成的宁轩阁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恶狠狠地盯了张士贵一眼。

    张士贵心中一队草泥马奔驰着。

    可是,他只能低着头,捏自己的拳头玩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老张本是习武之人……

    少读诗书,不懂礼节,望别跟他计较才好。

    架车的小哥,没事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见李世民被怼得外焦里嫩,那张士贵是哑子吃黄连来着,房玄龄只好出来解围了。

    他又搬出了长孙无忌来说事:

    “老爷,你不是有个朋友在朝中的呢?

    就是上次在沿边,你还救过他的那个。

    是不是叫孙什么来着的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本也是醒目仔(聪明人),听罢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转头对李文道:“小郎,把你那书给我,你等我消息,不出三日,定有佳音。”

    李文在系统中把史书一通乱翻,又在记忆里细细寻找。

    贞观七年,能在李世民那说得上话的,可没有什么孙某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说的是谁,便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吁!”

    随着车把式“断流”一声吆喝,已到宁轩阁。

    众人下车,李世民却对李文道:

    “小郎,这是能封侯拜相之事,我这就去京都找孙先生去,你在家等我好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连饭都没吃个就走,你这不是让别人说我不孝吗!”

    李文深知人言可畏,这话便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可话一说便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这个所谓的爹,自己也不知道底细,真要住在这,如何处理呢?

    李世民望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西去的太阳道:

    “天地为公,乃是人间正气,身为男儿,岂能拘束于私情乎?”

    这大道理,可真把李文怼得做不得声。

    一挥手道:“去吧,去吧,小心行事,遇事多动脑子少动手!”

    我操!

    这是崽交代爹?

    房玄龄和张士贵狂乱中。

    李世民却憨憨地笑道:“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更是一地狗血!

    李文望着李世民三人远去,心里始终感到蹊跷。

    这个爹,虽然一副土包子样,可真还有些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一声叹息,回庄吃晚饭了。

    初更时分,大明宫前。

    房玄龄和张士贵跪在那里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长孙无忌也来了,跪成一排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又过了盏茶久,魏征跑了过来,粗略地一问,二话不说,直闯天子寝宫。

    大呼道:“能工巧匠碾米,米中岂能无谷乎?”

    任凭他叫着,李世民皱着眉头,坐在床沿上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穿着礼服,行大礼道:“恭喜皇上,贺喜皇上!”

    “皇后,别闹!”

    李世民一挥手,痛心地说道:

    “有救黎民于水火之良才,被朕的官员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而灾区饿殍遍野,他们这班人还跟朕口口声声说,贞观之治,乃是前所未有的圣治。

    朕恨不得一个个的给办个欺君之罪!

    你说,何喜之有?

    又为何称贺?”

    “一日私访,三喜临门,所以称贺。”

    “三喜临门?你倒说说,哪三喜。”

    “朝外有大才,此乃一喜。

    朝中有敢于直言、勇于担当的之臣工,此乃二喜。

    又新得治理良方,此乃三喜!

    真是天佑我大唐,岂敢不贺?”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,进来吧!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如此一说,李世民总算是消了一半气。

    众臣进,见皇后穿着大礼服,不由得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这大晚上的,皇上不事耕耘,让皇后穿个大礼服?

    这是唱戏?

    可是望着一脸铁青的李世民。

    众臣低下了头,各思应对之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