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仙侠小说 > 恃靓行凶 > 第31章 第 31 章 第(1/1)分页

第31章 第 31 章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长孙大人,也不通知一下,小子好前去迎接呀。”

    李文心中一紧,胖子一天跑两趟不知道又出啥事了,可嘴里却是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迎个毛线!

    老子就是跑腿的命。

    上午小爷一番话,我这不赶紧就进宫面圣。

    这一有了消息,还不得屁颠屁颠地来报信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两手一摊,一付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让李文哭笑不得,只好转移话题道:

    “来人,奉茶!”

    “还奉啥茶呀!

    你赶紧的,随我走吧。

    我们去长安过夜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一屁股坐了下去,却让李文快去捡换洗衣物,并交代要带好腰牌金印。

    李文望了望天色,此际太阳还没靠山,去长安应该天还没黑。

    草草交代了一下,李文带着断流便随他出发。

    马车在城东一个客栈前停了下来,长孙无忌塞给李文一个皮袋子道:

    “后面那辆铜饰双马暖车,从此就归侯爷了,归属证明在袋子里。

    我就不陪候爷了,明天早朝归来,再来拜会候爷。

    到时候一起去看门面、院子和开印刷坊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望着长孙无忌远去,断流问道:

    “侯爷,要看房和地,也没必要这么晚赶过来呀,你看,用不了多久就天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呢,走一步看一步吧!”

    其实李文早就觉得这一切有些不正常,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李文这前脚走,程咬金带着一个太监和许多官兵就进了宁轩阁。

    那公公进门便叫段纶、王宁接旨,闲杂人等回避。

    公公宣读了一份封王宁为女官的圣旨,又交给程咬金、段纶和王宁各一道密旨,他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王宁忍不住问道:“程千岁,这无缘故地封了一个女官,这女官到底是什么官,几品呀!”

    “有皇上的圣旨在,你管他几品呢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将军肚一挺,摸着脑袋,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个鬼,来这里之前,皇上什么也没跟他说,只是说要他扛着斧头来听杜纶调配。

    段纶望了密旨望了一眼,也忍不住问道: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啥呀?”

    王宁去开密旨,程咬金急忙挥手笑道:

    “别别别,别在这里看,这可是密旨,我比你还郁闷呢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苦笑道摇头,程咬金啜了一口茶道:

    “我这就回兵营去,明天清晨,等候段大人的命令吧。”

    这程咬金一走,王宁赶紧回房,打开圣旨一看,整个人就懵逼了!

    这主意是谁他娘的出的?

    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竟然让自己带队去抄长安县令和县丞的家!

    这县丞可是自己家里人!

    这要让她如何下得了手!

    这抄来的财产,竟还让她行“便宜行事”之权。

    王宁懵在那里,真不知道要怎么办。

    段纶打开圣旨看个仔细,却是眉头紧锁,心思这皇帝是不是疯了?

    让自己给王宁当下手?

    还要无条件听她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,更是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别了李文,便直奔大明宫而去。

    大明宫的侍卫比平时多了一倍,就连长孙无忌进去,都得搜身。

    李世民半躺在龙椅上,房玄龄和徐茂公在那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望着这如临大敌的气氛,长孙无忌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可李世民在他要行礼之时,便挥手道:

    “闲话少说,把情况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把情况一说。

    李世民叹道:“饵是下足了,大鱼会不会出来呢?”

    徐茂公坐在那里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房玄龄一声长叹,心里想着,但愿这班世家没有蠢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嘴里却说着:“圣上英明,这招本是投石问路,也许能听听水响。也许大鱼不会出来,就一群小白条会闹闹窝。”

    “有备无患吧,今晚,各位就留在宫里吧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说罢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李文对这一切并不知情,洗过澡来,正准备看看书就睡觉。

    可听到掌柜的在店中大叫道:“各位客官,睡个毛线,起来嗨!”

    李文出门去看,见店里有人在问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掌柜的拱手一周道:

    “皇帝有旨,为方便学子进城,从今天起,外城取消宵禁了!”

    “我操,李二的办事效率,那不是一般的高呀!”

    李文暗叹一声,朝着断流打了个响指,二人便朝街上走。

    万民欢呼。

    店铺竟然都开始挂起灯笼来。

    就连平日里那些面无表情的巡逻官兵,竟然也一口的笑,偶尔还同行人打打招呼。

    长安今夜无眠!

    带着断流逛了一圈,二人便来到一个石桥边。

    断流问道:“公子,要是以后都这样,那么长安的消费怕不是提高一星半点,那问题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问题,小P孩哪有那么多的问题!”

    李文白了他一眼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爷,你看前边,那烤肉摊上,多少人在鲁串!你再看那边大排档前面,多少人在剥虾!这样下去,长安城不会被吃跨?”

    断流没留心李文的白眼,他好奇地四处打望着,指着周边在问!

    李文心思,这般玩法玩下去,长安城是繁荣了。

    能繁荣多久,那就得看李世民的了。

    商人的地位能不能提高,大唐的商业繁华程度能不能提升。

    自己能做的也只这么多了!

    一声长叹,多少无奈在今宵。

    菊花初放,金风徐来,琴声隐约,还有这么幽静的所在?

    李文信步朝湖边走去。

    一个姑娘,带着两个婢女,在湖边亭中弹奏着一曲古老的曲子。

    突然,湖中一条小船划过。

    停在了湖边,船家在系船。

    船头的灯笼下,一位衣着华丽的少年,迎风而立。

    那姑娘信口吟道:“平湖玉镜舟犁碎。”

    少年本来朝小姐走去,听到这句,便开始挠头搔耳。

    静立了一盏茶久,却是返回船上,一挥手道:“船家,我们回去!”

    李文远无望着,觉得好生奇怪,便慢步走过去,却听到一个穿绿衣的婢女埋汰道:

    “这姑奶奶给小姐介绍的什么人呀,一个句都对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收琴,走吧!长安满城多是不学无术之人,也不能怪他。”

    那上弹琴的姑娘幽叹着说道,一脸嫌弃的表情那么显眼。

    “姑娘这话,我可不爱听了!来见你的人是个草包,那是姑娘运气不佳,何苦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?”

    断流到底年纪小,忍不住怼道。

    “哎哟哟!小跟班的,口气不小,可不知道你这主子的才学,撑不撑得起你的快嘴!”

    那绿衫姑娘指着李文便怼。

    哦,这是谁家的姑娘,当婢女的都这么嚣张!

    李文忍不住走近一看,哇塞!

    这弹琴的小妞,长得那叫一个正点!

    眼睛总是不会骗人的!

    停在那该停的地方就不知道走了。

    气得那绿衣女子破口大骂道:“臭流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