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仙侠小说 > 恃靓行凶 > 第34章 第 34 章 第(1/1)分页

第34章 第 34 章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出名了就出名了吧。

    虽然李文也知道人怕出名猪怕壮。

    可是也没办法,树欲静而风不止,这事是常态。

    先饭要紧,点了两个菜,要了一壶酒,边吃边等着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来了。

    李文才吃几口他就来了,风风火火地说道:

    “别吃了,快跟我走!”

    “咋啦?”李文不解地望着长孙无忌,望着他那着急的样子,又忍不住问道:

    “到底出啥事了?”

    “老板,结账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直接给他把账结了,拉着他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马车上,长孙无忌轻声道:

    “我看了东西两市各一家大门店,还有一处宅子。

    等会儿到了那,我就不下车了,你拿着这个去。

    要以最快的速度,直接找东家把合约签了。

    切记,别再看房子了,付钱就走,我们要抢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说说,到底是咋的了?”

    李文被他搞得一头雾水,都快分不清东南西北了。

    “这事说来话长。”长孙无忌一声长叹,说罢又把朝中之事跟李文说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孙先生的意思是说,七大家可能会马上出手?”

    李文感到一丝压力,这个时候,布局还没开始,若是七大世家联袂出击,那可真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能不能顶得住,那天知道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吁!”随着车把式一声吆喝,李文便下车去。

    这店在西闹大门口第二间,由三个门面组的门店。

    李文望了一眼“锦帛缎庄”的招牌,信步走进去。

    那店主一脸的笑迎了上来,对过信物,确定了眼神。

    将文书呈上,双方签字画押。

    交了一两黄金,收了钥匙。

    二人便走出门出,李文锁门,店老板拱手笑道:

    “恭喜侯爷置业成功,小店可是西市最大的门店了。”

    李文笑着点了点头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心里却在想,也不知道长孙无忌是用的什么手法,让自己以如此低的价格,拿到了这350平以上底面积的小两层!

    但愿他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。

    别了原东家,便上车去城中拿宅子。

    李文到站,下车一看!

    哇塞!

    好一处幽静的所在!

    房舍的建筑之美,更是让人震惊!

    走近一看,雕梁画栋,外不见木,里不见砖!

    金丝楠的柱头,酸枝的墙饰,紫檀家具!

    亮瞎一对狗眼!

    对过信物,东家把图纸拿来一看。

    李文直接懵逼中!

    上下七进的大宅子,前有院落,东西花园。

    每一进之间都开有左右偏院及花园,后花园更是占上百亩!

    难得一见的是,还有二百亩后山。

    总占地面积不下千亩!

    粗略地估计一下,这没万两黄金怕是拿不下来吧?

    李文倒吸一口冷气,就算付1%的钱,那也付不起呀!

    东家拿来一份契约,拱手笑道:

    “侯爷,若是看得上,就签字画押,交十两黄金,这宅子就是侯府了!”

    李文揉了揉眼,生怕是自己看错了!

    可仔仔细细看了三次,合同上写着,已收定金一千五百金,尚差余额十两!

    这太他娘的牛了!

    要是没有人帮,就凭自己带着那边庄丁。

    就算有通天的本事,在商人没有地位的唐朝,那也不可能住上如此豪宅!

    李文押了押自己,证实不是在做楚,才问房东原因。

    东家笑道:“这里本是隋朝一王爷的府第,俺大唐的功臣们看不上,委屈侯爷了!而小的要赴外地做生意,所以就便宜卖了。”

    李文不得不佩服,这长孙无忌真是厉害!

    连送自己的礼的理由都想好了。

    可他为什么要巴结自己呢?

    李文不知道具体是为什么,却感到这事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管他呢,富贵险中求,先拿下再说!

    打个响指,二人又赶往东市。

    到了目的地,进了一个叫“聊芳斋”的书店。

    李文亮出信物,对方掌柜的迎了上来,拱手道: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侯爷,这店面不卖了,之前谈好的一切条件全部作废。这里是双倍定金五百两。”

    李文望了望这两个门面组成的小二层,问道:

    “你们东家呢?为什么突然间不卖了,请出来说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东家没在,只说不卖了,请侯爷见谅,另寻他处吧。”

    李文心里差不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更不敢耽搁,让人抬上五百两金,上车便走。

    上车,长孙无忌大惊。

    李文淡淡地说道:“没什么了不起的,先去看地吧!”

    真如李文所想,那码头西侧谈好了的一百顷地,突然间都不卖了!

    而东则是皇家耕地,那是李世民向天下表示他也种地的所在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一声长叹,垂头丧气地坐在马车上。

    李文淡淡地笑道: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孙先生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江枫阁二楼!

    天字一号房。

    李文跨过门槛便一愣:

    “老爹,你怎么带着管家在这?”

    李世民挤出一丝笑意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房玄龄站了起来,让李文坐在靠窗边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李世民举目望着河中来,悠悠地说道:

    “我想到了他们会反击,却不知道来得这么快,做得这么绝!”

    房玄龄望了望两人,拱了拱手道:

    “长安米市罢市三天,漕运放假两天。

    现在城中已是人心惶惶,码头更是船满为患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用不了多久,黄河结冰,想运东西进来,也运不了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叹道:“这边进行布局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第一家是个绸段庄,我让高十倍的价拿下他的绸段。

    门店就象征性地收点钱,把店面卖给小侯爷。

    去得早,那东家估计没得通知,很爽快地卖给我们了。

    宅子,付了一千多斤金子,没敢动国库的钱,整个长孙家的钱基本上是动光了。

    东市和东边码头的,等我们到那,东家都避而不见。

    一个小两间门店,竟退了二百五十两定金,也不卖给我们。

    那地就更不要说了,搞出百十人在那,大吵着不卖。”

    这交换完意见,李文才知道,为什么自己能那么便宜拿到房子和门面。

    三人谈这番话,那就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该收的东西自己是收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与七大家开干,自己得帮他们!

    哎,道德绑架成功了,这下是没有退路了。

    “来吧,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,要干就干场大的。”

    李文敲着桌子说。

    心思这既然已经成了事实。

    那就开干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