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仙侠小说 > 恃靓行凶 > 第60章 第 60 章 第(1/1)分页

第60章 第 60 章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辅机,你说小郎啥意思?”

    李世民真还就忍不住了,小声地问起长孙无忌来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哦,这小侯爷那是深高莫测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放下笔,连忙走了过去,四下地打扫视一周,附耳又道:

    “皇上,谨防隔墙有耳。

    这小子平时说话那是没大没小,看似普普通通的。

    可一到关键地方,他不但能解决问题,还是说出一堆我们听不懂的话语。

    他丢下这么一个问题,便闪身了,估计是有些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你看那伙计,哈哈哈,好笑不!”李世民指了指门外。

    君臣二人忍不住抱着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管家呀管家,按你今天这水平,在小郎这里,还就不配做一个管家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扯着长孙忌叹息着说罢,想了想,一皱眉头又问道: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皇上失德,而是乱砍树木的结果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灵光一动,拱手便说:

    “小郎之才,大家有目共睹。

    把一架纺纱车改装,便制成了印刷机。

    在山洞里用火一烧,便建成一个造福一方的水库。

    这新的种子一来,硬是把亩产几十斤的地,搞成亩产几千斤!

    还有那棉花,竟能代替蚕丝。

    虽然他强调自己是普通人,也会犯错。

    要是我说,就算是有对有错,我也愿意跟着他走。

    对三两次便能使天下富足,若是十次对上八次,那还不使大唐富得流油?

    所以,我认为,他说是,一定就是了!”

    大唐的老狐狸岂只有房相一人?

    听这话,长孙无忌比房相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可这话李世民爱听。

    能为皇上推卸责任,还把话说得层层是理!

    岂不妙哉?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一定得听他的。

    跟着他走有肉吃!

    能得此子,某有福了!

    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还真有点得意忘形。

    “糟老头子,你笑啥?”

    李文用丝帕擦了擦手上的水,从里面缓步而来,望着李世民笑道。

    “糟老头子?我很老么?”

    李世民一个又是哈哈,他对这个称呼,感到很新鲜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还蛮喜欢这个称呼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李文不过是随口一叫,这下被他问起来,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这问题。

    “哎!才那弹琴吹笛子的姑娘,请出来!”

    李世民朝里面大声叫着,不停地招手。

    “老头,你怕是犯失心疯了吧。大晚上的,人家姑娘不睡觉?”

    李文朝他翻着白眼,连忙制止。

    还叫姑娘?

    这有没有搞错。

    难道真还有系在嫩草堆上不吃草的牛?

    李世民真不懂。

    可也容不得他多想,二位姑娘就过来了,一个小跑着,一个踩着猫步慢悠悠的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。爹,你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王宁跑了出来,跟李世民道了个万福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,是要安排点宵夜还是要加水?”

    长孙雪也走了过去,道起万福来。

    “雪儿,不对,你没叫我!”

    李世民伸手在怀里掏着,不知道在掏什么宝贝。

    长孙雪瞟了长孙无忌一眼,又看了看李文,红着一张脸,声若游虫地叫了一声“爹”。

    李世民拿出两块玉佩来,一人给一块。

    又一掏,掏出两支金钗,塞到二女手上道:

    “来年定要给我添两个胖娃娃!”

    二女一脸通红,不知道如何回话。

    惹得李世民哈哈大笑起来,爽朗地说道:

    “添子添孙,人伦之常识,天伦之乐也。何必红脸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心中大叫一声“好”,还是重墨大写的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皇上赐婚么?

    以后长孙雪就有名份了,堂堂正正的侯爷夫人了!

    就算是认错,那皇帝是金口银牙,李文也是皇子,那他家雪儿也是皇子夫人!

    感谢天,感谢地,感谢祖国母亲,感谢CCTV!

    李文走了过去,拉着二女往回走,狠狠地白了李世民一眼道:

    “也是没得治的了,莫理他!”

    “那是的,我这高价请皇家工匠打造金钗一对,玉佩一双。

    到你这还真成失心疯了?

    两个多好的娇娃,你得好好待人家。

    若是亏待了人家姑娘,小心家法!”

    李世民板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李文不理他,长孙雪依偎在他身边,王宁进去整宵夜去了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站了起来,拱手问道:

    “侯爷,你才说的天灾,是与砍树有关,这是什么道理,能讲给我听听不?”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话长,你且听我慢慢说来。”

    李文搂着长孙雪的小-蛮-腰,淡淡地说着。

    李世民连忙求情,要把房玄龄叫进来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当然也想让老房学着点,那样多个人多份力量。

    李文见二人都为他求情,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李世民也不怕屈尊,亲自动请。

    那房玄龄受宠若惊,哪还敢记仇?

    李文把这森林、大自然、雨云、水土保持、河流治理跟他们一通乱扯,又把旱灾与蝗灾的关系讲与二人听。

    扯到夜宵上来,李文让二女跟着一起吃。

    二女最先不肯,后来众人皆要二女来倒酒,便同席而坐。

    李世民抿了一口酒问道:

    “小郎,你才说的,那抽水除了水车,还有叫什么来着的,可以不要人力,自动抽取,那个你为什么不造出来呢?”

    “水泵!”

    李文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,你看那些从河里挑水映禾苗的,多辛苦。

    你什么时候要是能造出这玩意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一来可以造福千千万万的人,二来也可以挣个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岂不妙哉?”

    “说来简单,可真要做起来,可不是件简单的事。”

    李文用丝帕擦了擦嘴,漫不经心地说着。

    这话是什么意思?李世民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看来按小娃这说法,那是有戏,只是有困难。

    有困难,对贞观大帝来说,解决不就是了,那怕什么?

    若是水能自己跑,那是多么美好的事。

    他似乎已经看见,珍珠般的大米,白花花地流进粮仓。

    所以他立马表态道:

    “要是这水泵能造出来,那可是功比圣人的事物,就算是倾大唐之力,那也在所不惜!孙先生你说呢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立马接言道:

    “这事嘛,我回去就上折子,当奏明圣上,力求将侯爷所需之物资人力,悉数上奏。

    若是圣上那边,要走流程,时间上来不及,孙某定当一力承担。

    要钱,要人,我将倾长孙家所有,任侯爷支配。

    只是小侯爷得跟我详细说说,我到时好跟圣上说明嘛。”

    “哎,只能说是谢过孙先生。

    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,不说也罢。

    牵扯面太大,他李二一定顶不住!

    来来来,不说这个了,喝酒!”

    李文这一说,可让李世民君臣三人急晕了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