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仙侠小说 > 恃靓行凶 > 第14章 第 14 章 第(1/1)分页

第14章 第 14 章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别人写幅字还要付润笔呢,我这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侯爷,算是学费吧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见李文警惕心很重,试图解释着。

    李文一挥手,淡淡地说:“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在想,这小子到底是谁?

    出手这么豪气。

    还有御赐侍卫?

    长孙无忌?

    历史上的长孙无忌是外戚,李世民怎么可能让他养私兵?

    难道是李道宗?

    李道宗可是刑部尚书,还用得着要皇上赐侍卫?

    这还真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李世民站了起来,朝李文招手道:“小郎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文走过去,李世民拿起金子往李文怀里便塞。

    我操,有这样的爹么?

    还要不要脸?

    李世民却慢悠悠地说道:

    “孙先生在朝中可是有分量的。

    皇上经常秘召他入宫征求意见。

    眼下,皇帝面临的困惑很多,便一股脑地问孙先生。

    可人家孙先生本是行伍出身,对这治国大事,常常不敢乱言。

    召我们去商议,你也知道,老爹就这水平。

    所以便带他来问问我家的才子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我们都在讨论,这世家之患,要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可是一直没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得是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自己又要靠他孙先生来保护。

    李文除了点头,还能说啥?

    长孙无忌那是人精,见状便知有戏了,连忙拱手作长揖,用请教的口气问道:

    “世家成为大唐发展的拦路虎,皇上深感其害。

    却来问我这大老粗,我哪搞得定?

    只好来向侯爷请教了。

    若是侯爷能帮我回答了这个难题,重谢自是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说罢,一双眼睛贼溜溜地望着李文。

    别说是他,群臣三人,谁也不信,一个未曾加冠(满二十)的人。

    能解决这等天下大事。

    可是又希望从李文口中得到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人,也许本来就是个矛盾体。

    李文何尝不知其中利害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要在大唐混出个人样来。

    有皇帝看中,那可是比金手指还管用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他当然懂。

    如是拱了拱手,漫不经心地说道:

    “世家,这玩意得一分为二地看待,不能一竿子打死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李世民饶有兴趣地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君臣三人,那是各怀心思!

    李世民似乎是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房玄龄感到冷,因他从这个开场白,他已经听出来,这小子是胸有成竹了。

    对手!一个年轻且犀利的对手!

    让他感受到了,来自地狱之底的寒冷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听到此话,感到一丝安慰。

    他关陇集团,还有缓冲期!

    李文白了李世民一眼,意思是你能不能别打断我说话。

    李世民连忙点了点头,只差没说,你继续,我洗干净耳朵了。

    “世家垄断了知识,从长远来看,对社会的发展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,眼下知识体系全掌握在他们手中。

    大唐,没他们真不行。

    教育,谁来当老师呢?

    遇着事,谁来组织人马应对呢?

    科学,是要总结的,总结成一套套放在哪里都能复制出来的东西,这样才能提高社会的生产效力,百姓们才能吃饱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事,都得是精英来解决。

    眼下的精英,八成在世家子弟中,这是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。”

    李文分析着,三人像小鸡啄米似的,不停地点头。

    李世民喜色可见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和房玄龄额头见汗。

    李世民忍不住问道:

    “那小郎倒是说说,要怎么样对待这些人呢?”

    “看到过乡下喂猪么?”

    李文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我们在沿边有自己喂过呢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和长孙无忌都这样说着。

    “百姓由于猪菜,你要割过分了,把根给拔了,菜就没有了,猪就得饿死了。

    你要是不割,那猪就没了。

    猪喂来干嘛的?

    长肥了,你要不杀,哪有那么多白菜供他拱的?

    没有吃的了,猪便要造反了。”

    李文泰然自若地说着,道理很简单,那是后世众所周知的道理。

    可是在君臣三人听来,那便是晴天霹雳!

    “杀?”

    李世民的话,充满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杀?”

    房玄龄感到可怕!

    “杀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吸了一口冷气!

    “对头!养到差不多了就只能杀了!这是眼下最有效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李文当然在想,若是皇帝想杀世家的人。

    那王家再来找麻烦,那就是自己找死了。

    借这个机会,让孙先生带话,又没自己什么事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所以,他是非常肯定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皇上要是仁慈,不想杀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李世民对李文的话,充满着好奇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仁不掌兵,要是威胁到种族生死的人群,舍不得杀,那李二怕是头猪!”

    李文不知道是咋的,横竖就是看这老爹不惯。

    难道父子真是冤家?

    又受白眼!

    李世民被他怼得,除了憨笑,就只有傻笑了。

    房玄龄忍不住了,便站了起来,问道:

    “侯爷之言,甚是有理。

    可是,皇上若起过河拆桥之心。

    世家会不会皆反呢?

    要是世家都反了,那要怎么办呢。”

    李文见一个管家,也敢来插嘴,心里不快。

    瞄了他一眼,不屑之情溢于言表,不快地说:

    “小小的管家,也敢言国事?

    夏虫岂能语冰乎?

    你见过去杀猪,其他的猪会咬屠夫的没?”

    房玄龄被怼得两眼直冒火!

    他娘的,老子堂堂相爷,好端端的充什么管家!

    一回头,李世民还在朝自己瞪眼睛。

    被人怼了,还做不得声。

    长孙无岂出来圆场说:

    “人毕竟不是猪。那依侯爷看来,那世家会怎么办,皇上又要如何对应呢?”

    李文哈哈一笑道:

    “现实中的人,很多时候比猪还不如呢。

    只要皇上杀一两个世家不法之徒。

    然后将其罪状昭告天下,大多数人会选择规范自己的行为。

    不与皇帝对着干。

    但前提得是,皇帝提出的要求,得合情理。

    记住,咱讲的是情理,不是法理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不乱杀,便可以服人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第一个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李世民点头道:“孙先生,把这个记一下,跟皇上一说,加官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第二步呢?”

    房玄冒着再度被怼的风险,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因为,李文所说的,本是他一个相爷要考虑的。

    “第二步难哦!”李文一付老夫子的样儿,摇头轻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