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仙侠小说 > 恃靓行凶 > 第49章 第 49 章 第(1/1)分页

第49章 第 49 章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生平最怕什么?

    哭!

    特别是女人哭!

    眼下该怎么办?不知道!

    这被两个女人抱着本来就够难受了,还要听她哭!

    那就:

    逃!

    快逃!

    马上逃!

    李文脑海中除了逃,好像没有别的事了。

    一把推开两个女人,李文朝厅中跑去。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确认过眼神,奋力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将他按在太师椅上。

    粉拳如雨点般地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尖叫声,笑骂声,旁若无人的三个小青年,此际才像是生活的主人。

    二女打了一气,也自觉得无聊。

    停下手来,扶起李文。

    王宁一抹眼泪,对长孙雪道:

    “妹妹,为了这个花心萝卜,王宁已是无家可归之人,只怕更得赖着这家伙了。”

    长孙雪拉着王宁往李文脚上一坐,羞涩地笑着,低头说:

    “没事,这不是有两只脚么,一个坐一只,只是你我姐妹得齐心,不能让人把我们挤出局了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说得在理,这一张床,无论有多窄,那总得有个左边右边。”

    王宁破泪为笑,伸手但去捏李文的脸。

    “慢着,好端端的,你咋就为了我,变得无了无家可归了?”

    李文心中暗暗叫苦,一偏头闪过,嘴里却是嚷嚷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慢着!别这么早一口一个妹妹,到底谁大谁小,还真不一定呢?”

    长孙雪也轻声笑着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,是姐是妹都成,我这不是怕把你叫老了,怕你不高兴嘛。

    既然姐姐如此说来,那以后就叫姐姐好了。

    无家可归更好,我早受够了!

    家族里开了大会,将我从祠堂中除名,从此不准我回家。

    却又怕皇上追查他们,竟分给了我一份家产。

    当然,这家产还带了条件的。”

    哇!富婆!

    那谁谁谁,不是说要求包-养的么?

    李文差点叫了出来,还好,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这样?带什么条件呢?”

    长孙雪试探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不是让我去抄长安县令和县丞的家嘛。

    那二人家里东西越多,罪就会越重。

    若是财产数字太大,惹得皇上细查,顺藤摸瓜,那有多少世家难逃其罪?

    所以,要我借皇帝给的便宜行事之权,少报抄没的财产。

    不过也好,这样一来,我们倒是多少许多财产来。”

    王宁幽叹着,叹世事无常,叹人情淡薄。

    李文却是心中一惊,这两家的财产,再加上王家的一份,那得多少钱?

    钱多了,可还真不见得是好事!

    可这要怎么说呢?

    还是长孙雪善解人意,望了着李文,便知道他在想啥。

    她装着吃惊的样子,夸张地叫道:

    “哇,那不得有上万贯?”

    “你太小瞧王家和这两个贪官了,我报给朝廷的,还有五万贯呢。这边文郎实得一百七十万贯有余,还不包括牛马等活物和王家的几件家传宝贝。”

    王宁瞟了长孙雪一眼,幽怨地说着。

    懵逼!

    李文是真的懵了!

    作为关陇集团大女儿的长孙雪,那是被钱包着长大的,可此际眼睛睁像两个灯泡似的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李世民带着百官缩衣节食,一年下来,这大唐国库,才能攒下百万贯左右。

    她这才几天工夫,竟然得一百七十万贯之多。

    太吓人了!

    王宁伸手抚着李文的脸,轻轻叹道:

    “好好利用这财产吧,为天下百姓做点实事,也圆你梦想,让你我当上富贵闲人。”

    李文如梦初醒。

    他甩了甩头,还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就在自己去长安撩个妹的功夫,回来竟上了富豪榜。

    这得要好好地泡个澡,压压惊。

    同一天。

    这天一亮,长安城东,那是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“轰!轰!轰!”

    三声响彻云霄的礼炮过后,“噼里啪啦”的鞭炮声,又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李世民衣着黄衣黄裤,打着赤脚,“哈哈”大笑道:

    “这浏水之畔的孙思邈,发明的这玩意那倒是威风十足!不错,不错,来,开始了!”

    段纶牵着一头佩着大黄花的大水牛过来,上好“犁弯”,对李世民拱手道:

    “皇上,秋耕开始,一本万利!”

    “何止!”李世民一扬手中的长鞭,那牛背着犁奋力朝前跑去。

    犁贯了直辕犁的人来使用曲辕犁,那好比就是骑惯了单车的人,骑电瓶车。

    那速度,那省力,哇塞!

    “唠!”李世民一声吆喝,那牛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世民一带犁身,转了个小弯,回头一看,才他犁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路土坯,整齐地倒在左边,一条光滑的土沟,接近一尺深。

    这可是他不敢想象的事。

    满意地笑道:“神器呀!”

    说罢鞭子一挥,赶着牛便又开始。

    放在平时,李二能打三个圈,那可是太高兴的时候才有的事。

    今天他已经打七个圈了,却没有停下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众臣和各大世家的代表懵逼了!

    难道这是放着皇帝不当,要来抢农夫的饭碗节奏?

    你不至于吧!

    那站在后面观看的世家子弟,都在交头接耳,不停的嘀咕着:

    “这皇帝怕是不清白吧,放着朝政不理,来这耕地!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脑袋送门夹了,这还没完没了的,害得老子也要跟着晒太阳。”

    “94!94!一张破犁而已,有什么大不了的?”

    “放着圣贤学问不做,来耕地,哎,多说都是泪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有此君主,不怕不亡国!”

    一老农民白了这几个纨绔子弟一眼,一声叹息!

    那世家子弟,面对一个糟老头的嘲笑,岂能服他?

    低声怒喝道:“糟老头,大字不识一箩筐,你叹啥?”

    老农一抬头,微微笑道:

    “叹你这种家里蹲,不懂世事还出来丢丑。

    更替你父母担心,像你们这般口无遮拦,灭个三族怕是迟早的事!

    这犁,堪称圣物,在你们口中却变成了一张破犁而已。

    时天下耕地之人,何止千万。

    一个耕夫速度快一半,一年省能十个工,便是一亿个工日有余。

    一天十文钱的工价,这个犁一年的价值就是十亿文,合百万贯!

    你能拿出一百万贯来?

    还破犁呢!

    哎,狂生见得多,像你们这样识字不懂理的,还是头一遭。

    还敢左一个皇帝不清白,右一个亡国之君!

    若是让万岁听到了,拿你全家开刀问斩,你到时候别哭都没力!”

    “这!这……”一群人被怼得是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李世民一口气犁了五分地,才一甩汗收了工。

    他哈哈大笑道:“宁轩侯李文教徒有方,段纶虚心学习,吃苦耐劳,功不可没,造出此等价值巨亿的神器,大家说要怎么奖此二人才能彰显我大唐奖功罚罪之决心?”

    (曲辕犁和鞭炮确实差不多是唐朝初期才发明的--写手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