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仙侠小说 > 恃靓行凶 > 第23章 第 23 章 第(1/1)分页

第23章 第 23 章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看来侯爷得多买几饼茶叶了。”

    段纶在边头打趣着,想了想又说道:

    “我也曾年轻过,也曾玉树临风,咋就没有这么多人说媒提亲呢?”

    “去,去,去!把高密公主骗到手了,你还要咋的?

    要不要我到公主那里去醒一醒门子(告状)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白了他一眼,复又笑怼道:

    “若是把这师父带坏了,你看公主怎么收拾你就是了。

    我保证只送榴莲,不送搓衣板。”

    李文心里烦着呢,见二人打着趣,挥手道:

    “二位,扯点正经的吧,我这好像是流年不利,免不得要连累二位的。”

    “怕他个毛线!拼了这条老命,也不让师门受半点委屈。”

    段纶一拍胸膛,露出当年行伍的本色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信,他夫妇俩那是英雄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指着段纶,摇起大拇指说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望了望李文,又说道:

    “侯爷,我这里有个更好的办法,可以确保万无一失,就是不知道侯爷点不点头。”

    阳世间还有能确保万无一失的办法?

    难道是要老子给皇帝老子当上门女婿?

    去!

    李文不禁暗暗思索着。

    可是也不好抹他孙先生的面,毕竟人家对自己,那是出了力的。

    于是笑道:“这万全之法是?”

    “当今圣上,有掌上明珠,天生丽质,人就叫丽质。

    皇后有侄女,长孙无忌家的长孙雪。

    此二女皆是女人中的女人,漂亮、温纯、知书达礼自是不在话下!

    侯爷若是同意,老夫倒是愿意打这冒柄伞(当媒人)。

    若是有皇上皇后全力的支持,我看哪个宵小敢打侯爷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卧操!

    才还只有一个,这下一来就是一对!

    老子难道是负责基因改良的?

    一个世家女子,已经让自己穷于应对。

    这下扯上皇帝、皇后、国舅爷,还活得下去不?

    还能安安静静地生活,愉快地玩耍不?

    李文咬紧牙关忍着,突然一想,不对!

    史上李丽质不是长孙无忌大儿子的堂客(夫人)么?

    乱套了,乱套了!

    妈蛋!这是公公要把媳妇嫁自己?

    段纶在帝边阴阴地笑着,白眼翻个不停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,老子见过不要脸的。

    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

    给自己家女儿找婆家,还要扯上皇后来壮场子!

    长孙无忌望了段纶一眼,得意地笑了。

    段纶真想揭穿他,却碍于李世民交代过,谁若是汇漏了他身份的机密,斩立决!

    这也只好让长孙无忌笑了,心想,有你哭的时候。

    李文正不知道要如何接言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门外一个女声响起:“休想!本姑娘生是李家的人,死是李家的鬼!”

    哇操!

    这女魔头怎么来了?

    这宁轩阁她怎么能进出自如?

    断流带进来的?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小子,你看我不打断你的腿!

    听着王宁在门外高叫,李文四下打量,心里想着,这要往哪里逃!

    长孙无忌一脸无奈,摊手笑了笑。

    段纶心里哈哈大笑着,暗道“老鬼,人算不如天算吧!”

    表面上却对李文拱手笑道:

    “师父,这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!”

    “对头,这徒弟我喜欢,过节的时候,给你买身新衣裳!”

    王宁嘻嘻笑着进了进对,对二人拱了拱手道:

    “不知道哪位是媒人,不好意思,小女子捷足先登了!”

    臣糟!

    书上不是写着此女高冷?

    不是说她到死都是与李治相敬如宾的?

    咋就这付鬼样子了?

    李文低着头暗自思索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哎!又是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。

    哎!尽信书不如无书,古人诚不欺我也!

    王宁见李文低着头,理都不理自己。

    他鼓着玉腮,跑过去一把揪起李文耳朵,蛮声质问道:

    “几个意思?

    你抱着老娘从堤上滚到堤下,浑身上下、里里外外摸个遍,打还打不松手。

    只差没滚床单呢……

    左一声宝宝,右一声小心肝,那叫得多动听。

    前天的事,这就不记得了?

    哦,这个时候有人来说媒,你就跟老娘耍酷?

    来,来,来,你跟大伙说说,让大伙评评理。”

    尴!

    尬!

    大写的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和段纶抱着嘴巴,只差没呛血。

    李文耳朵受痛,便去扯她的手,哪知这王宁还真不是盏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那手让扯着,她就使暗劲挣扎,李文一用力,她却顺势往李文身上一倒。

    还在他耳边说道:“你上我马背的那一招,小女子学得像不像?”

    李文一口气没咽下去,呛得浑身发软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站了起来,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段纶站了起来,一声长叹道:“夫子有言,非礼勿视。”

    二人告别的话也不说一句,偷偷溜走了。

    说好的两肋插刀?

    两个老不死的,也不来救救。

    李文在心底大骂二人千百次。

    那王宁一股脑儿地坐在李文身上,端着其脸叹道:

    “还真像长安县那般长舌妇讲的那样,这回老娘算是挣大了!

    再三警告过你,别惹我!

    惹了我,端你的碗,还不见得听你管。

    花你的钱,就在你家过年。

    进你的房,睡你的床。

    只要老娘不死,就要和你生猴子。”

    “生你个头!哎呀!你妹的!别动,别动呀!”

    李文的大腿被顶在椅子和她的膝盖下,那个罪受得!

    “嘻嘻!压痛了我家小宝宝了?要了我还不满足,还要我妹,太贪心可不好哦!”

    王宁嘻嘻地笑着,动了动身子,一把抱着李文的头,往胸口一靠,又轻声叹道:

    “难道老娘长得还不如你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?

    娶了老娘,你又不曾吃亏。

    还能化解一段仇恨来,要少死多少人。

    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李文被夹得喘不过气来,暗叹道:

    “还是有海绵的世界好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左哄右哄,好不容易让她下来,可是王宁却一仰脸道:

    “我就不回去了,房间你安排最好,不安排我就睡你床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睡哪?”

    李文低着头,憨憨地笑着,心底却在想,这要如何收场?

    “愿意你就一起,马上要入冬了,正巧暖暖被窝。”

    王宁蹦跳着过来,吊着李文的脖子柔声道:“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好什么好,哎!

    这下浑身是嘴也说不清这关系了!

    李文摇头叹道:

    “你赖在这,你爹找上门来,那不把这宁轩阁砸了?”

    “他敢!万事有俺娘在,娘说了,女人的幸福要自己找,朗拉个朗咯哩……”

    王宁一改那冷若冰霜的样儿,哼着小调,蹦蹦跳跳出去了。

    李文一个头,两个大。

    起身便往作坊溜。

    一进作坊,众人手上忙着,嘴巴却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一个个的拿他当料。

    李文板着脸,沉声道:“东西准备好了没有,准备灌铅锡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