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仙侠小说 > 恃靓行凶 > 第24章 第 24 章 第(1/1)分页

第24章 第 24 章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只差老师下令了。”

    断流抬头微笑着,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情。

    李文有些郁闷,难道这小子以为引进来一个美女,就该兴奋?

    没见过长得好的?

    若不是,你得意个啥劲?

    唉!

    这后面的日子咋过?

    这瓜藤李下的,哪还说得清?

    哎!

    先搞出点东西吧,其它的到时再说。

    李文非常清楚,现在的他势单力薄,一招不慎,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炉火在熊熊燃烧着,大家动手,顾不得汗水湿透了衣背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努力下,第一批铅字模具终于浇筑成形。

    断流拿来给李文查验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成品合格率不到三成,这让李文伤脑筋。

    “老段,你跟我来!”

    李文朝段纶招了招手道。

    段纶放下手中的火钳,在围裙上抹了抹手,微笑着跑过来。

    李文取几根铅字坯给他,皱眉说道:

    “纸是很薄的,一划就坏。可这坯的棱角在锐利,外形尺寸也不完全相同,排版和上纸时会非常麻烦。我想要一把挫,做成圆形的,你能够做出来么?”

    段纶想了想,沉声道:“应该可以。”

    如是李文给他一套图纸,师徒俩便开始魔改纺纱车。

    李文指着图纸与实物,把各项参数与他说清。

    什么大轮周长与小轮周长之比,大轮转一圈,小轮转多少圈。

    打磨时需要每秒多少转。

    这两轮之间的牛筋张力,决定了摩擦力。

    摩擦力的大小,决定了皮带打不打滑等等。

    听得他段纶是云天雾地,连忙拿笔记下。

    李文笑道:“总结了所有参数,以后的人就能按照这个图纸制作出你要的东西,并且全国各地都是统一的,这个很重要,你要记好了。”

    段纶想不到,一辆小小的纺车,有这么多学问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他,对李文是打心底服了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段纶便向李文请假,回工部去制作相应的配件过来。

    一班人,没日没夜地搞着这印刷术。

    那王宁本性高冷,认为住进了宁轩阁,那已经是胜利了。

    倒也不来为难李文,还不时的端茶倒水。

    李文以要做的事太多为由,便吃住在工坊中,躲着王宁。

    王宁倒也没有表示什么。

    默默地端茶倒水。

    带着众人,讲个把时辰的理论,又开始实验。

    很快!

    大唐第一辆人力打磨抛光机面世!

    大唐第一台铅字印刷机试制成功!

    大唐第一本《水利工程学》印刷成功!

    众人欢呼声里,段纶振擘呼道:“师父,你太伟大了!”

    王宁一把抱着李文欢呼道:“我家文郎太帅了!”

    众人拿起茶杯围着二人,齐声道:“干一杯!辛苦师娘端茶送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努力,为大唐盛世添砖加瓦,我烧点茶、送点水不应该么?”

    王宁倒是乐开了花,却是苦了李文。

    这算咋回事嘛!

    我说要娶你了吗?

    咋就平白无故多了个婆娘呢?

    众人连连的称谢声中,王宁微微笑道:

    “就冲这声师娘,我去让厨房加餐!”

    说罢扭身便走。

    她还真把自己当女主人了!

    李文苦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段纶见状,问李文:“师父不高兴么?”

    “让天下想读书的人买得起书,这事我想多少年了。

    可眼下离‘便宜’二字还差得远呢。

    水力的打磨机具和印刷机具,便宜的纸和墨,都没有搞出来呢。

    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呢?”

    李文当然不好说这王宁的事,只好随口应付着。

    段纶尴尬地笑道:好!段纶哪怕当一辈子学徒,全力配合师父,为了‘让天下想读书的人买得起书’而奋斗!

    大明宫中,房玄龄带着两个人,抬着一个大木箱,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“别行礼了,说吧,搞得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李世民忍不住的得意,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,科举之法已按皇上修改过的稿件,按所有州、县各一份的数量抄写完成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一揉老眼,打着哈欠回话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玄龄已有两个晚上没合眼了吧?来来来,抬过来。”

    太监奉上八玺珍盒,李世民拿出一方玉玺看了看,一一盖上大印,安排发往各地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太阳东升,开门鼓响,长安九门尽开。

    可是没见人头攒动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与往日不同呢?”

    九门提督惊奇地说着,出城去看。

    哇塞!

    千人围观在城门边头。

    “一个增开恩科皇榜,看啥呢?难道你们都能参考不成?”

    九门提督望着这帮大字不识的农民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一个书生打扮的人,在那踮着脚朝里看。

    可这千余人围着,哪里能看得见?

    “大家让让吧,这里有个书生,让他跟大家读读吧!”

    人群中,不知是谁在那大叫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便让开一条道来。

    那书生走近前一看,“昭示”两个大字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皇帝诏曰:增开冬季恩科,恩科新规昭示……”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那书生跪在地上,双手捧脸而泣,大喊道:

    “草民马周感谢吾皇大恩,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再也不用考虑入赘卢寡妇家了!我能参加恩科了!”

    “哎,哎,那书生,你且说说,那上面写的到底是啥?”

    一个老太太见他哭得如此大声,便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念吧。”另一个书生式样的人便把昭示念了一遍!

    “贞观天子圣明!我家大郎不用去王家当上门女婿了,能报考了!”

    “苍天有眼,我家三郎再也不用去给郑家做牛做马了,可以自己报考了!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家的独苗,再也不用去过继给别人当儿子了,可以堂堂正正读书了!”

    “不看籍贯,不看出身,天下学子都能考!懂民生者没考上还能完排再学习!”

    “进京赶考路费全额报销,真是千古第一明君呀!”

    九门之百姓跑着喊着!

    疾走相告!

    “哼!当初能扶你李渊上龙椅,就能推你李二下去!”

    “过河拆桥?让你李二见识见识五姓七望的手段!”

    “敢与世家望族为难?这李二脑壳进水了没干?”

    早起的肉食者,冷冷地望着发疯似的百姓,暗暗发誓,一定不让穷书生们好过。

    “来人,去请李府、崔府、卢府、郑府、王府的族长……到王府饮宴。”

    一个老者向跟随他的管家下令道。

    那管家飞快地向城里跑去,消失在人群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