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仙侠小说 > 恃靓行凶 > 第64章 第 64 章 第(1/1)分页

第64章 第 64 章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那儿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李丽质道了个万福,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道宗至,礼毕,李世民问道:

    “交代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李道宗拱手道:“禀皇上,长安县令和县丞斩于西市,陈尸一日,震慑力足,效果还是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皱眉问道:“效果挺好的?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“刑部收到悔过书三十余份,皆为七望之人!臣不敢擅自做主,请陛下定夺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说罢,拿出一叠纸来。

    李世民拿着名单一看,又随手翻阅一份,大怒道:

    “这哪是什么悔过书,这是公然跟朝廷宣战!”

    李道宗趴在地上,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李世民一声长叹,沉声道:

    “起来吧!这又不能怪你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对这五姓七望,那也是深有感触。

    一声长叹,正颜色,拱手道:

    “山东崔、卢、李、郑四姓,虽累叶陵迟,犹恃其旧地,好自矜大,称为士大夫。

    每嫁女于他族,必广索聘财,以多为贵,论数定约,同于市贾,甚损风俗,有紊礼经。

    既轻重失宜,理须改革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早已无法忍受世家大族的傲慢,否则,他也不会借李文之力,深度改革科举。

    此际,李道宗如此说来,不禁让他感慨连连。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眼中充满了迷惑与愤怒,质问道:

    “我实不解,山东四姓为何自矜,而人间又为何如此重视他们呢?!”

    这君臣二人一合计,命重臣修《氏族志》,想借此来打压五姓七族。

    这事一完,李道宗又进言道:

    “这宁轩侯李文,已经查明,底案清白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从怀里掏出一页纸来,递与李世民,李世民看了看,大笑道:

    “还真有李宙其人,这场天灾,让朕的百姓死伤惨重,更是夺了李宙之性命。

    但老天总是公平的。

    关了一扇门,便开一窗。

    让朕得此子,胜十万玄甲军也。

    承范皇兄,此子得之不易,你得拿他当自己家儿子呵护。

    此子必能使我李唐大盛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将纸置于火炉内,当场烧毁,又交代李道宗,此乃绝密,绝不可走漏半点风声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人物,能让李世民如此大赞?能让他如此小心?

    这有些让李道宗不明所以,可也不能驳了皇上的面子,躬身道:

    “臣谨记皇上教诲。”

    嘴里这么说着,心里却不以为然,他连忙又拿过一本册子,交与李世民,以便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李世民一看,是死刑犯的名单。

    这眼睛看着名单,李文的话却一直在耳边萦绕:

    “连坐与株连这是灭绝人性的刑罚。”

    “刑罚过重,看似威力十足,能压住天下众生。

    实在犹如山洪来临堵水为治,迟早会有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工业化,机械化,乱七八糟的化,最终都得归根于文化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站了起来,对李道宗道:“这事不急,我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死刑,本是人命关天的事,怎么会不急呢?

    李道宗心里有些不懂李世民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作为臣子,他能说啥,于是静坐在旁边候着。

    李世民一个个的看完卷宗,这鸡都开始叫了。

    李道宗更是人困马乏,这饿成了低血糖,可是李世民还是孜孜不倦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李世民把这410份全数看完。

    李世民却拿着20份对他一递,叹道:

    “这二十人罪大恶极,朕已经批了,执行吧。

    现年关已近,余下的囚犯却不能回去与家人团聚。

    不禁使人心生悲悯,他们犯的罪也不是极恶之罪。

    放他们回家过年吧,你与他们约定,明年秋天再回来就死。

    并且下旨,未到刑部来的死囚,也统统都放回家过年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李道宗直接懵逼了。

    这是啥操作?

    如此对待大唐律法,那不是儿戏么?

    这怎么可以?

    李世民却得意地笑了起来,暗忖自己道:

    小郎,这回朕没让你失望吧?

    他回头望着李道宗那懵逼的样子,走过去轻拍其肩,微笑着道:

    “皇兄,在这个时候,你可得全力顶着。哪怕是你看不懂的事,也得护着朕来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突有所悟,躬身道:“臣虽万不辞。”

    说罢遂退了出去,去办理此事。

    商部。

    长乐公主李丽质从太极宫归来,堂中一坐,便对手下道:

    “去请二娘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二娘过来请安。

    李丽质一甩头,将秀发甩了甩,望着二娘道:

    “同朝为官,又是同品级,你就甭跟我客气了。

    眼下最大的问题是,那个宁轩侯那边,说明书能赶制得出来不。

    其次,就是我们拟出来的协议,要不要送父皇过目。

    第三,我们要不要见见那宁轩侯。”

    二娘听父亲说那宁轩侯是个惹不得的人物,让自己给他守了半晚的门。

    这心里就憋着一口气,有心治治这小子,煞煞他的威风。

    可有老狐狸之称的父亲,还败下阵来,她不禁多了个心眼。

    于是笑着对公主说:

    “我听说,那宁轩侯乃是大唐第一才子,风华绝代。

    莫非我们美丽与智慧并存的公主,也想去看看?

    若是如此,他可是大唐第一聪明人,那我得先做点功课,莫叫他把商部看扁了才成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,他算什么东西,轮得到本公主去看他?”

    李丽质心底,是想见识一下这位名满华京的公子哥,到底是什么来头。

    可听她这一说,哪肯承认?

    于是一抬头,霸气侧漏地说着。

    二娘心思,你这公主,怕是不被撞个头破血流,不死心的。

    可是也乐得见那宁轩小侯爷的神话破灭,替父亲出口恶气。

    于是淡淡地说道:“难道谁还能叫他过来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哼!我就不信,他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不听本公主的宣。

    来人,拿本公主的信物去。

    宣那宁轩小侯到商部来见我!”

    这商部才成立,房玄龄也不常在,魏征更是神龙般的存在,这见首不见尾的。

    在商部里,公主的话,那有谁敢不听?

    一个文书带着一侍卫,飞马便投宁轩庄去。

    李文睡得正香,那二女穿着正装躺在边头。

    先还感觉搂着睡睡也挺好。

    可是时间一久……

    正如一个饥肠辘辘小孩,望着玻璃橱窗里的满汉全席……

    更何况还是饿了十六年的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暗自嗟叹,怨念渐生。

    小七在门外叫着,说是有公主特使来宣。

    二女互望一眼,这还下得地?

    这家里的还喂不饱,外头还来一个?这叫啥事?

    相互一点头,便悄无声息地起床而去。

    二女走两步,回头一望了沉睡中的李文一眼,二人会心地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