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仙侠小说 > 恃靓行凶 > 第22章 第 22 章 第(1/1)分页

第22章 第 22 章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福伯转身去迎罗山令王仁祐,李文却是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这他娘的算啥事?

    自己水库建成,白让他王林用了这么几年的水。

    就算他不思报恩,但不应该与自己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并且还是冒着灭族的风险来为难自己,这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更不可思议的是,王仁祐敢公开露面,这不是摆明着要为王林站台么?

    王林犯的可是抗旨的大罪,那是轻则砍头,重则灭族的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他是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知道,王宁是隔壁老王家的姑娘。

    王仁祐来了,长得挺标致的一汉子。

    双方礼毕,寒酸一阵子,王仁祐便直切主题:

    “这次来找候爷,是有三件事情。

    一是侯爷新封之喜,下官不曾前来道贺,故此前来赔罪。

    二是公事,王柱是我侄子,而王林是王柱生父,还望侯爷高抬贵手,饶了他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一件私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,拿出一对玉璧来,说是贺礼。

    我操!

    这送礼办事,原来在唐朝就时兴呀!

    让李文为难的是,这小子上门相求,送上这么重的礼。

    自己不收其礼,只怕是不是仇人也要变仇人了。

    可自己要是收了他的钱财,可真还没办法替他消灾。

    说起来好听,这个侯爷,连工部侍郎都要奉旨来拜师。

    可皇帝是高子还是矮子,金銮宝殿对门东还是门对西。

    自己都不知道!

    还谈什么帮他消灾?

    李文将双璧放在王仁祐面前,很诚恳地说把实际情况跟他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其实对王仁祐来说,扳不扳倒他李文,真的没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他也在调查,到底是谁在利用他。

    可这祸是王家人闯的,他说这话有人信么?

    一声长叹,二个无恩无仇之人。

    却因王柱的愚蠢,站到了对立面。

    二人只好商量,各负各的责,将此事搁下不谈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事,请侯爷摒退左右说话。”

    王仁祐见李文把话说绝了,便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李文却不知他到底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心中担忧别人猜忌他跟王家有什么勾结,故此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王仁祐是真急了,顾不得面子,拱手道:

    “事关小女清誉,请公子摒退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妈蛋!原来那王家大小姐,敢情是他女儿?

    这是要替他女儿来收拾自己了?

    不对,他女儿不应是李世民的媳妇,唐二代李治的皇后么?

    乱套了,乱套了!”

    李文一拍大腿,暗道一声不妙。

    可事已至此,逃是没办法逃了,只好手一挥,让左右退下。

    王仁祐见众人退,起身把门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转身掏出一个红信札袋子交给李文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李文望了望他,见他一脸严肃,一咬牙接了过来,打开一看。

    我操!

    屌炸天了!

    封面上竟印着“王宁,农历丁丑年(牛年)隋大业十三年……”

    这不是那大凶妹的生辰八字帖?

    难道有这么直接的么?

    想汉子,还能让老爹帮着找的?

    这是什么骚操作?

    李文一下懵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跟女方父亲商谈,自己跟他女儿的你欢我爱,这事怎么说得出口来?

    刷的一下,李文一脸通红。

    王仁祐见状,微微一笑,拱手道:

    “小女对侯爷,那是一见钟情,就不知道侯爷意下如何?

    我夫人昨天就吵着让我来问问侯爷的意思。

    想来太原王氏,也不至于辱没了侯爷,这才厚着脸皮来了。

    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这也没什么脸红的事。”

    去去去!

    老子找个婆娘,管你太原王氏什么事?

    休要往脸上贴金。

    李文听了他的话,心里倒着酸。

    “不瞒王大人,我家母早逝,这父亲初回。

    眼下也不知父亲大人跑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这婚姻之事,我与令千金也就是一面之缘,双方并不了解。

    能不能成,我这还真没办法表态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一封侯,大大小小的事就没断过。

    并且全是莫名其妙的事情,王家小姐若是真跟了我,那怕也是米桶里跳进糠桶中。

    在下何德何能,能经受得起王小姐如此厚爱?

    只怕要辜负佳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文说得诚恳,可在他王仁祐看来,这是明晃晃的拒绝自己。

    大唐王家,大唐七族之一,何其耀眼?

    岂能受这般污辱?

    大怒道:“侯爷这是打算与我王家死磕到底了?”

    “真不是有意与王家为敌。

    若是有缘相遇,合得来,而我又有能力对令千金负责,我自会上门提亲。

    可眼下我这是自身难保呀!”

    李文心里想着,大凶妹长得也好,一身武艺也不差。

    可自己对她是一无所知,只好先这样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这是越描越黑的事。

    在他王仁祐看来,这就是没把他王家当回事。

    冷冷地说道:“侯爷既然觉得太原王家是高攀侯爷了,那就走着瞧!”

    “真他娘的扯蛋,你这是打算强买强卖?”

    李文脾气再好,那终是血性男儿,忍不住大骂道。

    心思你三番五次找我麻烦,我没怪你,你反而跑我这发起癫来了?

    “小女虽丑,可也不是嫁不出去,你若是觉得太原王家配不上你李家,那告辞了!”

    王仁祐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“乒乓”

    李文气得两眼发直,手中的茶杯往地上一摔!

    大骂道:“他娘的这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你太原王家势大,与我何干?

    难道你家有钱有势,我就要做你女婿,什么狗屁逻辑?”

    段纶听说王仁祐来了,怕李文吃亏了,便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时见李文大发雷霆,便进来相劝道:

    “师父消气。

    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怕他个鸟人作甚?

    莫要生气,身体是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知道是怎么就惹上他王家……

    先是两个小萝卜头来闹事,这下倒好,硬要把大凶妹嫁给我!

    不要还要跟我不共戴天一样的。

    流年不利呀,流年不利!”

    李文一声长叹,坐在那里想着接下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段纶拿个扫把扫着地上的残瓷茶渣,心里却是暗思。

    真是天下装逼的功夫共十斗,师父你老人家真是独得八斗呀!

    听那断流说,那是绝世美女。

    这还得用家族势力压着来嫁你。

    你竟然给我演这一曲……

    哎!

    什么时候,有这么个美女哭着闹着,带着大量财富要嫁给我就好了。

    真是人比人,气死人啦!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长孙无忌踏着大步,哈哈大笑道:

    “侯爷好气魄!”

    段纶望着长孙无忌就来气,见他穿着暗红色的衣裳而来,怼他道:

    “孙先生不会也是来提亲的吧?”

    “段大人果真是神机妙算不输牛鼻子!说对一半,我是来做媒的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打着哈哈,也不管李文招不招呼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又来一个说媒的!

    一队草泥国玛从李文心中奔驰而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