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仙侠小说 > 恃靓行凶 > 第65章 第 65 章 第(1/1)分页

第65章 第 65 章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二女跟小七附耳几句,小七先是一愣,惊得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可是望着二位夫人从少爷房里出来,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似的,于是飞奔而出。

    这李丽质在商部等到天黑,可她还真没觉得久。

    长安城里的公子哥儿她见多了,一个个的不庸即俗,多看一眼都想吐。

    这好不容易,听说有个帅锅,连父皇也是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这不禁勾起了她的好奇心来。

    心里一直在幻想着,这名满京城的宁轩小侯,是啥绝世逼样。

    可是好不容易等到那文书回来,这睁大凤目一看,哪有什么风流公子?

    只有文书一张流着臭汉的老脸在烛光里晃动着,那心眼便是一沉。

    再听那文书把情况细细说来,李丽质怒从心生。

    娇喝道:“大胆,这是要上天了不成?”

    吓得那文书面如土色,低着头直呼下属该死。

    李丽质玉手一挥,喝道:“没你啥事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扬头问二娘道:“你敢去不?”

    二娘不解地问道:“去哪?”

    望着二娘那付逼样,李丽质更发来火,沉声道:

    “你怕就算了,也罢。我这就去看看,他宁轩庄是什么龙潭虎穴,竟然连我的人都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二娘见这公主还当起真来,那还真傻眼了,连忙说道:

    “万岁爷有旨,若是谁走漏了半点风声,那是先斩后问案情。公主,忍一忍吧。”

    这娇生惯养的公主,从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。

    哪受过这般轻视?

    她站了起来,拿起马鞭道:

    “你怕,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说罢便大步朝门外走去,取了马便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这可吓坏了二娘,连忙去找房玄龄。

    房玄龄一晚上没睡,这会正在房府睡大觉,哪里寻得着人?

    这几番寻来,一众官员都离宫回家了,哪里寻得着个能出主意的人来?

    几经打听,好不容易在一酒馆里找到魏征。

    听她一说,魏征也急了。

    他本是文官一枚,这要去劝架,他去了有啥用?

    在这天黑箭乱的荒野之地,那怕只是多送一个人头罢了。

    急得直拍脑门,一跺脚道:

    “坏了!准要闹出事来。

    你先策马去追,力求稳着公主。

    等我入宫,去找万岁爷讨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这李丽质本是练武出身,她的词典里就没有斯文慢理这个词。

    带着七八个侍卫,一出了宫门,就策马狂奔,心里想着要如何找回脸面。

    她这话都丢出去了,不找回脸面,以后如何在这长安城立足。

    可是,这李文一不是朝廷命官,二不是商部客户。

    这要用个什么说法,才能兴师问罪呢?

    这真让人头痛。

    跑了许久,她已经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她突然一驻马,见宁轩村三个字,在火光中已经隐约可见。

    纵目四顾,吹着西风,听着秋蝉悲鸣,暗道一声“好个月黑杀人夜,风高点火时。”

    正欲回头问待卫,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中。

    这无视公主之令,不是现成的么?

    于是直吸了一口气,领着众人便朝那庄门直闯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跑到村口,却被一群庄丁拦着,为头的拱手道:

    “姑娘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姑娘,睁开你的狗眼看清了,这是本朝天子的掌上明珠,大唐的长乐公主。”

    一个侍卫队长将手中马-刀一扬,恶狠狠地盯着庄丁道。

    长乐公主眉头一扬,掏出一块玉质腰牌来,喝道:“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!”

    那庄丁伸手去接,长乐公主粉面一沉喝道:“找打!不识相的奴才!”

    喝吼随手就是一鞭打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哎哟!”那汉子一声惨叫应声而起。

    他就地一滚,滚出她的攻击范围,才翻身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手上隐隐作痛,这定睛一看,一条几寸长白痕正向外渗着半透明的液体。

    他没怒,一边扯下一条丝巾把手包起来,一边叫道:

    “弓弩手准备!”

    那汉子吃痛,他才不管你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皇上有旨,擅闯者杀无赦!

    侯爷也说过,打架打输了回去关禁闭,打胜了钱归他赔!

    “这,这是要造反了!”

    望着四台床弩,五把硬弩五张弓,长乐公主被气两眼冒火、一脸铁青。

    “下马受缚,否则就休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这可气坏了公主的侍卫。

    跟着公主,那是吃香的,喝辣的,耀武扬威都习惯了。

    要是在这小小的宁轩村吃了瘪,那回去还有脸?

    他们就赌这些庄丁不敢拿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卫队长大吼一声,催马便朝里闯!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五把硬弩齐发,那卫队长的马连中五箭,一声惨烈的长嘶,便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那卫队长从马上摔了下来,这一跌一滚,便到了路边的水渠里。

    身上的玄甲又笨重,爬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公主本是来讨回面子的,这下你让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她银牙一错,一催胯下的马,便直闯过去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越过那条白色的线,否则杀无赦!”

    那庄丁们一声大吼,控弦之声数起。

    这玉真公主是真的恼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也没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眼望着这么多支箭矢全瞄着自己。

    而这些人又不认识自己。

    那一通箭下来,那只怕是一只刺猬了。

    可是,这要如何下台?

    不得已,再把银牙一咬,人往马底一藏,策马冲将过去。

    那汉子正要下令放箭,一人劝道:“若真是公主,秋后算账不可不防。”

    这些庄丁本也是玄甲兵中精壮之士,这领头本是玄甲兵里的一员偏将,那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,哪惧肉搏?

    那汉子大吼一声道:“俺燕人姜通来也。”

    一条点钢通体枪,泛起点点寒光,便迎将上去。

    这公主的卫队见状,哪敢不卖死命?

    一窝蜂地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这些控弦之士无计可施,放箭又不敢,要迎敌一无马二无长兵器。

    眼看着这班人要闯进门来,威胁到弩床的安全,姜通手中一紧,逼得公主回防,大喝道:

    “除了这女的,擅动鹿角者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公主一听此言,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虚晃一鞭,逼得姜通回防,她便一提缰绳,跃马直冲那些箭兵而去。

    这下倒是真让姜通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乌鞘鞭也无情,箭矢更是无眼,万一真是公主,这要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