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玄幻小说 > 替嫁后病弱世子每天都想贴贴 > 第287章 成立新的官署 疫病司 第(1/1)分页

第287章 成立新的官署 疫病司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你先别高兴的太早,这事要是办好了自然是双赢的好事,但是要是办不好,那可就是荒唐了。m.liulanwu.com”

    他们俩在京城的名声可都不太好听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要开家店铺这么简单,我们是要建一个新的官署,哪有这么容易的?”

    别说建设的难度了,就朝堂那些老顽固,都不是会轻易松口的。

    慕时韫道:“娘子,你尽管把你的想法都写出来,其他的都交给为夫,陛下可是亲口答应了你一个要求,你把折子写出来,为夫保证给你在陛

    季澜溪:O.o?

    虽然,她不太想那么操劳,但是有一个机会能把自己所学发扬光大,她怎么能不做呢?

    更何况她开了这个头,就能带动更多的女子一起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说干说干,季澜溪当即转身,“那我这就去写个折子。”

    慕时韫就在一旁看着她,虽然他心里也没太大的底,毕竟就像他娘子说的,这是要开一个官署,不是开一家店铺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但是牛皮已经吹出去了,他怎么也得搞定了这事,

    再不行,还有他爹呢。

    摄政王:“……”

    季澜溪的动作快,晚上的时候折子基本就已经写好了,慕时韫抱着她看折子,一想到他们要做什么,他的心就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说这官署要是建起来了,我干什么好呢?”

    季澜溪略一合计,“你可以去当打手,专门料理那些来找茬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个好主意。”慕时韫嘴角勾起,如果他没猜错的话,陛下就算答应了,也只会给他们一个空壳子,

    到时候来找事的可不会少了,他就在外面守着,他倒要看看有他在,谁敢在他娘子的地方闹事!

    两人说着说着,慕时韫的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。

    “娘子……”

    耳尖一阵温热,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顿时传遍全身,季澜溪好像触电了一样,身子顿时就软了。

    她脸皮一阵红,她本来不想的,被他这么一搞,竟然……

    慕时韫看她这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还能不明白?

    当即把她抱起来,往床走去。

    被放下去的时候,季澜溪还没忘了揪着他的耳朵警告,

    “只许一次!”

    “好,就一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一早,季澜溪还没睡醒,慕时韫就神清气爽地拿着折子去上朝了。

    季澜溪又睡到日上三竿才悠悠转醒,这次她醒过来的时候慕时韫倒还没回来,但是想到昨晚的事,她还是悄悄地将脸埋进了被子里,埋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昨晚慕时韫真的听话地就来了一次,但是他这一次弄得她不上不下的,最后还是她自己没忍住,又缠着他再来了一次……

    幸好慕时韫走得早,要不然季澜溪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他了。

    慕时韫是快中午的时候回来的。

    一回来,季澜溪就忍不住上去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不过一说完她就觉得不用他回答了,因为从他的表情里就能看得出来,

    成了!

    果不其然,

    “陛下答应了,已经让中书省拟旨了,圣旨大概明日会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季澜溪忍不住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不过陛下的意思是,官差还有人员,我们都得自己解决,朝廷不会出这个

    力,你怀有身孕不便操劳,这个官署怕是得明年才能建起来。”

    今天早朝因为他吵得跟菜市场似的,基本都是反对的,要不是他娘子研制出了瘟疫的治疗方子,立了大功,他还真就吵不过那些老顽固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什么事。”季澜溪想了想,说道,“我现在的情况确实不适合操劳,而且隔一段时间再建,也未尝不是好事,左右我们先预备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定了名字和品级没有?”

    慕时韫点头,“定了,因为之前没有这样的先例,陛下说就参照太医院的品级设定,设立为疫病司,由你担任主司,位同太医院院判,其下治下俸禄也都比对着太医院来。”

    疫病司这个名字也是她起的,一开始她是想用卫生司的,但是疫病司更能顾名思义,也更易传播一些,慕时韫也觉得疫病司更好。

    慕时韫亲了她一口,“官署的选址也在选了,户部尚书跟我们没仇,应该不会给我们穿小鞋。”

    季澜溪有些哭笑不得,现在形容关系都要看跟他有没有仇了。

    不过又一件事落下来,她开心,后面的日子也有的忙了。

    慕时韫见她高兴,心里也觉得一早上的嘴仗没白打,冲着季澜溪就是一阵挤眉弄眼,“为夫帮你办成了这么大一件事,有没有什么奖励?”

    季澜溪眼珠子转了转,“改天我给调一盒更好的袪疤的药膏。”

    慕时韫脸一垮,“娘子,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季澜溪冷笑,“别以为你偷偷抹我剩下的袪疤的药膏我没发现!”

    慕时韫:“……”

    翌日一早,圣旨就到了摄政

    王府,王府上下都去接了旨,圣旨上的内容季澜溪昨天已经听慕时韫说的差不多了,总体就是那么个意思,她也就没怎么惊讶,但是在其他人那可就是炸开了锅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竟然为世子妃单开了一个新的官职和官署!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为了世子妃,你不会说话就闭嘴行不?这官署可是专门为了瘟疫,怎么就为了世子妃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得瘟疫难道不是吃了世子妃的药好的?要不是世子妃研制出了药方,你这会儿早就跟你那死了的老娘团聚了!”

    那人被说得面红耳赤,“我,我就是说错话了,又不是说世子妃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要是建成了,那世子妃不就是女官了?”

    “女官?!”

    一众丫鬟都禁不住心弛神往,她们自小都是听着男女大防那一套长大的,后来被卖了当丫鬟就没那么严格了,但是她们自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干活,伺候男人,哪敢想当女官呢?

    王府的丫鬟就没有不羡慕季澜溪的。

    圣旨昭告天下,百姓们一开始听说一个女子要新建一个官署,还要当女官,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,什么女的,疯了吧?

    但是在看到那名女子叫季澜溪,又看到官衙的名字之后,

    哦,是摄政王世子妃啊,那没事了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整个京城,谁没吃过摄政王世子妃治疗瘟疫的药,没用过药方?

    虽然也有自诩清高的文人写文章谩骂,但是都被百姓给自发怼了回去,百姓就是这样,他们不管管事的是谁,是男人还是女人,只要能得到实的就行。

    命都没了,其他的还有什么用?

    其中怼得最

    厉害的就是女子了。

    季澜溪还不知道自己还没开始任用女子,就已经收获了一大批粉丝,更不知道坊间还为她这个官署能不能开得下去起了庄。

    要是她知道的话……那当然是去下注了!

    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季澜溪接了圣旨,让人供好之后就开始安排另一件事,

    寒月回门。

    没错,明天是寒月回门的日子。

    再过两天,慕时韫的舅舅和外祖母也要到了,忠勇侯府那边也需要收拾,虽然都有底下的人去做,但是她少不了要亲自过问。

    晚间,殷府,夜深人静。

    寒月躺在床上,正睡着,忽然听到了一道有些尖锐,又有些奇怪的鸟叫声,还有些急促,一声接着一声。

    寒月立刻睁开了眼睛,警觉地看了周围一眼,还是她熟悉的布置,顿时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殷迟凌本来睡得挺香的,但是寒月一有动静,他就马上醒了,

    “娘子,你怎么了,是不是又难受了?”

    他家娘子昨夜就腿抽筋抽醒了,他给她按了大半天才缓过来,在此之前他从来不知道怀孩子竟然这么辛苦,真是苦了她了。

    殷迟凌当即就暗下决心,这两个生完,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寒月再生了!

    “没事,做了个噩梦,你睡吧。”寒月声音平静,似乎真的只是个梦。

    殷迟凌明显是睡得正香的时候强撑着醒过来的,眼睛里都是没睡醒的迷茫,听寒月说没事,又把手搭在她肚子上摸了几下,确定孩子没闹他才又躺下睡了。

    寒月心里暖暖的,朝殷迟凌那边挪了挪,也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是她听错了吧,那人怎么会来大燕京城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