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玄幻小说 > 替嫁后病弱世子每天都想贴贴 > 第286章 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 第(1/1)分页

第286章 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殷迟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,反正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在凉亭里了。www.qiweishuwu.com

    “你说得有道理,我会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反正等孩子生下来她还要坐月子,恢复到全盛时期也需要时间,这期间有足够的时间考虑。

    殷迟凌高兴得想去绕城跑三圈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确实不喜欢管家,也做不来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交给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她不擅长,他擅长不就行了?

    两人都是第一次成亲,正在磨合,但是谁说磨合的过程就没有意思了呢?

    另一边,蕴玉轩。

    季澜溪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,感觉身上的每一根头发都是软绵绵的,而某个罪魁祸首似乎已经起来过重新躺下,此刻正一只手支着脑袋侧躺着看着她。

    季澜溪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,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!”

    都把她折腾成这样了还没看够是吧?

    慕时韫直呼冤枉,但又理直气壮,“昨晚你一求饶我可就放过你了,再说了,这么久没见了,还不能让我好好看看你吗?”

    “再说,开始的时候你不也挺享受的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!”

    季澜溪伸手捂住了他的嘴,脸颊绯红,恶狠狠地警告他,

    “不许再说了!”

    慕时韫嘴被捂住说不了话,但是一双桃花眼里却传递着能让季澜溪脸红的讯息。

    他媳妇的脸皮时厚时薄的,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上,更是薄得不行。

    慕时韫移开她的手,“好了,不逗你了,外祖母和舅舅们来信,说过两天就要到了,到时候我带你

    去见他们。”

    季澜溪点头,慕时韫的外祖父,黎老将军虽然已经不在了,但是外祖母陈氏还健在,慕时韫还有两个舅舅,一大家子都来京城了。

    季澜溪道:“舅舅和外祖母他们在边地吃了这么多年的苦,如今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。”

    被冤枉的人最盼望的,不就是平反的这一天吗?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冤屈还有委屈,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。

    慕时韫也感慨道:“之前舅舅怕连累我,一直不肯告诉我他们住的地方,我想给他们送点东西都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偷偷送?”

    慕时韫嘿嘿一笑,“那哪能是偷偷的,父王也知道,我那时还小,有心也无力,父王倒也没真的那么绝情。”

    季澜溪心道那可不,要是王爷真那么绝情,你也不会平安长这么大,手里还有自己的势力。

    王爷那个时候身份敏感,黎家又是以通敌的罪名入的狱,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呢,他要是接济黎家人,那不是把把柄明晃晃地交到对头手里吗?

    但是慕时韫就不一样了,摄政王对他的不喜是摆在明面上的,他干的浑事又多,就算被发现了,他身为外甥,接济一下自己的外家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而且有慕时韫这个世子的名头在那,黎家流放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。

    眼看着不早了,季澜溪起来洗漱,准备吃午饭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慕时韫一直给她夹菜,“多吃点,我瞧你瘦了不少,体质也变差了好些,得好好养养。”

    季澜溪不乐意了,说她瘦了就算了,

    说她体质差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我体质哪差了?”

    慕时韫看了她一眼,意有所指地说道:“之前你可不会被我弄得晕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昨晚他还没怎么发力呢,顶多算打.打牙祭。

    季澜溪:“!!”

    季澜溪夹了一筷子菜狠狠地塞进慕时韫嘴里,

    “闭嘴,吃你的饭吧!”

    在外间守着听不清他们说话的丫鬟:世子和世子妃感情真好。

    慕时韫也怕真把人惹生气了,连忙说起正事来,

    “去云州的人今日早朝的时候也回来了,陛下直接在金銮殿上见了他们,封赏了不少人。”

    季澜溪看向他,“早朝上的事,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慕时韫点了下她额头,“你在家睡懒觉,为夫可没睡,一大早就跑去上朝了,谁知道某个小懒猫我都回来了还在睡,为夫只好勉为其难再陪你睡一会儿咯……”

    季澜溪红着脸瞪他,“那还不是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,怪我怪我。”

    慕时韫笑得欠揍极了,气得季澜溪没忍住给了他一拳,不过这一拳对他来说跟挠痒痒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也不是我想睡,还不是孩子们想睡。”

    怀孕之前她可没这么容易困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,孩子……们?”

    季澜溪嗔了他一眼,“我怀的也是双胞胎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慕时韫直接把她抱了起来,在屋里转了好几个圈圈。

    季澜溪急得直打他,“你干什么,快放我下来,我快转吐了!”

    慕时韫这才把她放到了凳子上,一双眼睛亮晶晶的,

    “娘子,你真

    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季澜溪这话可不是哄他的,夫妻双方中有一方有双胞胎基因的,后代生双胞胎的几率就会很大,慕怀珠和寒月就是双生,说明慕时韫那边是有双胞胎基因的。

    但是慕时韫就纯当他娘子夸他那方面厉害了,一下子种两个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还没说朝堂上的事呢。”

    这一打岔,她差点忘了。

    慕时韫这才正色,跟她说起了今天朝堂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他把云州州牧延误疫.情,私自封州的事情捅了出来,工部和户部的尚书各自哭了一回,一个说自己劳苦功高,一个说国库没钱,陛下对此是各打五十大板,该赏的赏,该罚的罚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,你这次可差点人都交代在那了,要是没有你的封赏,我可是要进宫去闹的。”

    她和慕时韫一个在云州孤立无援,一个在京城研究药方不眠不休,这要是没点好东西,她是万万不会愿意的。

    慕时韫简直爱死了她这副在意自己的样子,捧着她的脸就狠狠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封赏肯定是有的,你男人是会吃亏的人吗?不仅如此,陛下今天还在朝堂上说,这次你治疗瘟疫立了大功,准你提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季澜溪眼睛一亮,“什么要求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不危害社稷的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这还正好有个想做的,放心,不仅不会危害社稷,反而是功在当代利要千秋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季澜溪就把她想成立一个专门管理疫病的有司的想法告诉

    了他。

    “虽然疫病不是时常,但是发起一回,对国家和百姓造成的却是不可估量的损失,要是能有一个朝廷的有司专门向百姓传播有关的知识还有预防措施,等疫病真的来临的时候,能减少损失也是十分可观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可惜这个时代没有显微镜,要不然检验起来就是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她对了明没什么研究,要不然还真想做出来一台。

    不过季澜溪不知道的是,在不久的将来她想要的显微镜真的有人做出来了。

    回到现实,季澜溪说完她的想法,就看见慕时韫不说话了,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知道我现在这个想法可能有点异想天开,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它会实现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慕时韫出声,“娘子,我不是觉得你这个想法异想天开,我是觉得,它太好了!”

    在季澜溪有些怔愣的眼神中,慕时韫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异想天开的设想,反而像你说的那样,这是一件功在当代利要千秋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对瘟疫的记载和研究都是少之又少,就算是有,也不过只言片语,百姓更是对瘟疫毫无了解,若是我们真的做了这件事,那可就是千古留名的事情啊!”

    慕时韫真想撬开他媳妇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,竟然连这种东西都能想到,原先红砖的事就已经让他够惊艳的了,现在她又给他出了个这么大的主意!

    “娘子,你究竟还有多少东西是我不知道的?”

    季澜溪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邀,真的有点出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