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香书苑 > 其他小说 > 我不想上梁山 > 第207章 促膝谈心 第(1/2)分页

第207章 促膝谈心 第(1/2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这花丛虽然只是荆钗布裙,那种清纯脱俗的青春气息却扑面而来。www.liulanwu.com所以说美女之所以成为美女,绝不是靠着那些身外之物的映照,相反,越是朴素越能表现出她的风姿卓越来。

    “打扰娘子!”王伦特别彬彬有礼地说。他本是一身秀才服,再辅以文质彬彬的气度、笑容可掬的姿态,立时便获得花丛的好感----这是王伦自己的认为。

    真实的情况是,在得知此王伦极可能便是那位“山水郎”的王伦之后,花丛对他的好感便产生了。

    人的影,树的名,正常人的心理都一样:当心中佩服已极的明星突然站到自己面前时,有什么异常的反应都正常。

    花丛却很好地掩饰了自己。不是别的,是多年的教育,她怕王伦轻看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越是和乃兄一见如故,自己就越需矜持。

    这时候花荣出来了,扈三娘闻讯也走过来,她谈不上有多崇拜王伦,却也知道对方是个了不得的人物。

    相见已毕,王伦客气道:“小可今日认识了花贤弟,喜不自胜。正好晚间有空,便请花贤弟和两位娘子到清风楼一叙,既是一偿小可的夙愿,也是我们邻里之间互通有无的契机。再者,三娘小娘子也是一等的人物,古人云,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今晚的相聚,也算是给三娘小娘子的接风。”

    其实花丛在猜到王伦是山水郎的王伦之后便有了赴约的迫切心思;花荣自然不会傻得拒绝,毕竟相比较地位而言,他一个武生完全不足与王伦结交,后者算是折节下交的。

    而扈三娘纯粹是好奇。

    但是都已经准备了赴约。对江湖儿女而言,多认识一个朋友便多一条路,冤家还宜解不宜结呢,何必要落王伦的面子?

    人家这么客气!

    所以花荣便敛容答道:“王兄好意,花荣敢不从命!”

    三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,出得门来,却见王伦已经安排好了三辆马车:一辆由女眷乘坐,一辆杜迁宋万焦挺三兄弟乘坐,最后一辆,王伦打算与花荣共乘,也算提前亲近一下。

    多花点钱没有关系,主要是客人高兴。

    果然花荣见王伦安排得甚是周到,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一行人迄逦往酒店而来,路上免不了叙齿排序,王伦便已得知,花荣今年正好二十岁,自己却比他大一岁,自己称其为“贤弟”果然是有先见之明的!

    “小可便托大叫你贤弟了!花贤弟,你在武学科几年了,愚兄却如何一直没见到你?若是早一点相识,该是如何是好!”

    这是典型的没话找话,文武殊途,自己也不可能闲到去武学科找人玩的份上。当然,现在知道了花荣在那边,那又另当别论。

    “小弟在彼已经读了三年,过年便是上舍生了。也是小弟浸淫武学,一向不与外界交流,所以竟然不识得兄长----说到这里,小弟有个疑惑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    王伦要示好于他,当然是无话不能说,再说他也没有见不得人的事,自然坦荡:“愚兄对贤弟一见如故,自然知无不言…贤弟请说。”

    花荣便吞吞吐吐地问:“小弟听说,辟雍也有个与兄长同名同姓叫做王伦的,据说便是京里闻名的‘山水郎’和‘王青山’…”

    王伦便淡然地笑起来:“却是愚兄,想不到区区薄名,竟然也落入贤弟耳中!”

    花荣一听,肃然起敬,在车厢里纳头便要拜:“小弟眼拙,竟然不识兄长真面目!”

    王伦装逼已毕,十分之爽,见状赶紧扶起他:“贤弟这是为何?谅得王伦只是一个不入流的秀才,何足挂齿,安敢屡屡当得贤弟大礼?”

    敬重文人是宋朝的光荣传统,花荣也不例外。他曾经想过这王伦便是山水郎,只是有些不敢相信。现在见王伦亲口承认了,突然梦幻起来:

    我这是算结识了山水郎?

    非亲非故,他何故要主动结识我?

    自己除了武艺过得去,射箭过得去之外,别无所长。王伦是个有名的文人,将来走的路也注定是条康庄大道,和自己基本上不可能有交集,那他礼重自己为何?

    他是个实在人,不免便把心中的疑惑向王伦诉来。如果有些小事情需要自己处理,只要不违背国法,他乐意去帮这个忙。

    王伦深知人情要用在关键时刻的道理,再说此时他和花荣实质上并不算太熟,和李四约架这种小事,肯定不好说出来的,那样会让对方觉得自己有求而找他,会少了许多诚意。

    总得他自己提出来才好。

    “贤弟想多了,愚兄看见贤弟,第一眼便觉亲切!”

    他这是偷换概念,其实是一眼就看上了人家的妹子。花丛长得花容月貌,当然看着亲切。

    “然后得知贤弟便是花荣,更萌生了几分感慨。贤弟弓马娴熟,乃人中龙凤,让王伦欣羡不已!眼下大宋看起来烈火烹油,却不知四面危机,如果继续这样歌舞